fy5so好看的言情小說 我在秦朝當神棍 txt-第七百九十五章 千古奇冤鑒賞-pyiop

我在秦朝當神棍
小說推薦我在秦朝當神棍
羊尾吓了一跳,惊慌失措的向旁边跑。
结果那只手又狠狠的拽了一把,将她拽回来了。
她惊恐的扭头,看见是旁边那些贪婪地男人,像是看猎物一样看着她
羊尾尖叫了一声,冲大婶喊道:“救我,救我。”
没想到,大婶也无暇分身了,那些人也都在贪婪地看着大婶,有几个胆子大的已经摸索过来了。
大婶惊叫了一声,向那些男人说道:“放开,放开。”
她一边呼喊,一边伸手去打那些人。但是大婶的力气根本没有那么大,完全打不开他们。
就在危急关头,大婶忽然喊:“我是来送人的,我是来给你们送人的。”
那些男人听了这话之后,竟然出乎意料的停下来了。
大婶松了口气,看着他们骂道:“一个个的,心急火燎,吃错药了吗?”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看书还可领现金!
这些男人都嘿嘿的笑,谁也没有再上前了。
他们并不觉得羞愧,或许这些人已经没有正常的羞耻心了。
羊尾看见大婶说话这么管用,连忙紧紧地依偎着大婶,然后小心翼翼的问道:“这些人是什么人啊?”
大婶笑了笑,安慰她说道:“没事,不用理会他们。”
羊尾哦了一声。
我的男友是服裝造型師 艾莎姐姐
大婶摸了摸羊尾的头,说道:“你这模样,生的如此俊俏,也不知道你父亲如何舍得。”
羊尾说道:“我去做工,和模样俊俏不俊俏有关系吗?”
大婶笑了笑:“自然是有关系的。不过……这个不重要,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个男人。他有门路,保证你能进厂。”
羊尾使劲点了点头。
她跟着大婶,很快到了一个破旧的院子里面。
院子中的男人看见大婶之后,顿时面露喜色。
大婶指了指羊尾,微笑着说道:“你看她怎么样?”
那男人连连点头:“好,好,好,很好很好。”
狗遊記
大婶笑着对羊尾说道:“你的事八九不离十了,人家很满意。”
羊尾依恋感激的看着大婶:“若不是婶子,哪有我的今天?”
大婶说道:“日后你赚了钱,享了福,不要忘记我便好了。”
羊尾连连摇头,认真的保证道:“不会,不会,绝对不会忘了婶子。”
大婶嗯了一声:“那便好了。”
这时候,那两个男人端上来了两碗水。
羊尾看了一眼,发现水里面有很多脏东西。她放在桌上没有喝。
而大婶对羊尾说道:“你先在这里坐着,我和他说说上工的事情。”
羊尾连连答应。
大婶和男人出去嘀咕了,而羊尾自己在屋子里面坐着。
这里可真穷啊。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
羊尾有点奇怪,按道理说,这个男人有门路让自己进厂,应该是挺厉害的人啊。怎么家里穷成这样?
她正在纳闷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
羊尾扭头向外面看,看见是那男人走进来了。
羊尾好奇的问道:“大婶呢?”
男人淡淡的说道:“她回家了,你现在这里吃饭吧。”
羊尾吃了一惊:“回家了?怎么会回家了?我也要回家。”
男人冷笑了一声:“你回什么家?你就老老实实的留在这里吧。”
随后。男人按住了羊尾。
羊尾感觉事情有点不对,挣扎着要走,谁知道那男人力气大的要命,一把拽住杨威将她摔倒了椅子上。
男人冷着脸说道:“走什么?以后你要留下来,给我生孩子,养老送终,延续香火。”
羊尾的脑子里嗡的一声,她大声说道:“我……我要报官了。”
男人说道:“什么报官?你是我的媳妇,难道不应该给我生孩子吗?”
羊尾说道:“我不是,我是要去城里做工的。”
男人呵呵笑了一声:“做个屁的工。你父亲把你卖了,刚才我给了那女人不少钱。就是把你买来了。”
羊尾不是傻瓜,现在已经大概明白怎么回事了。
她呆滞的看着男人,有点不敢想象,自己的父亲居然把自己给卖了。
“现在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羊尾心里没了主意。
“逃跑,必须要逃跑,绝对不能留在这里。”羊尾在心中暗暗的想。
男人凑过来,盯着羊尾说:“去做饭。”
羊尾:“……”
她深吸了一口气,去做饭。
在烧火的时候,羊尾开始在脑子里回忆来时候的路。
她走了很长的山路,但是只要逃出这个村子,应该就有办法找到回家的路。
现在最重要的是吃饭,只有吃饱了才有机会逃出去。
羊尾暗暗想着。
然后,她开始生火做饭。
直到吃饭的时候,羊尾才知道男人叫狗娃。这个名字简直不能称之为名字。
而狗娃还有一个老母亲,一个老父亲。
總裁,夫人又在算卦了
羊尾和这一家三口吃饭。
吃到一半的时候,他敏锐的发现,狗娃的母亲,口音和别人不一样。
她好奇的看着狗娃的母亲。
等吃过饭之后,羊尾看看左右无人,小心翼翼的凑到了狗娃的母亲面前,然后说道:“你……是从外面来的吧?”
狗娃的母亲从鼻子里面嗯了一声,没有说话。
羊尾小声说:“我也是从外面来的,是被他们骗过来的。”
狗娃的母亲皱了皱眉头,没有说话。
羊尾小声说:“你是不是被人卖过来的?”
狗娃的母亲终于张嘴了,只有一个短短的:“是。”
羊尾又问:“那你老家是哪呢?”
狗娃的母亲陷入到了回忆之中:“我忘了,是蜀地吧。”
羊尾问狗娃的母亲:“你想家吗?回去过吗?”
狗娃的母亲一脸警惕的看着羊尾:“你要做什么?”
羊尾说道:“咱们两个一块逃出去吧。你认识路,不怕走错路。而我年轻体壮,如果你走不动了,我背着你走。”
狗娃的母亲把手中的活计放下,站起身来,一个大耳光狠狠的抽在羊尾脸上。
啪的一声巨响,羊尾只觉得天旋地转,倒在了地上。
然后她又感觉那老太婆狠狠的踢了她一脚:“我劝你尽快收收心,还想逃跑?门都没有。”
羊尾绝望的说道袍:“为什么?你和我一样,都是被人骗来的啊。”
狗娃的母亲冷笑了一声,说道:“我不管是不是骗来的,我现在已经有了孩子,你也得给我们家传宗接代。”
狗娃的母亲走了,并且反锁上了房门。
羊尾在地上趴了很久,半夜的时候,那男人进来了,要和羊尾办事。
羊尾激烈的反抗,那男人没有成功,怒气冲冲的出去了。
羊尾本以为这人放弃了,谁知道他很快又回来了,这一次手里面多了一根棍子。
男人用棍子狠狠的抽打羊尾,很快把羊尾打的遍体鳞伤。
羊尾惨叫连连,最后奄奄一息,再也发不出声音来了。
男人冷哼了一声:“明日再收拾你。”
然后他走了。
反正人已经买回来了,生米煮成熟饭,有的是机会生孩子,不着急了。
羊尾趴在地上,沉默了好一会,然后咬着牙站起来了。
她知道,逃跑要趁早。如果晚了,自己的清白之身就保不住了。
更何况,自己刚刚挨了一顿毒打,那人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今夜就会逃走。
想到这里,羊尾就强撑着虚弱的身体,从窗户里面爬了出来。
村子里面很安静,狗娃家也没有养狗。
人都快养不起了,更何况是狗呢?
今夜有明晃晃的月亮,很好,羊尾很开心。
她小心翼翼的从家里面出来,然后向远处一路狂奔。
她离开狗娃家了,没有被发现,距离自由近了一步。
她离开村子了,还是没有被发现,距离自由又近了一步。
羊尾欢天喜地,在山路上快要跳起来了。
夜间凉爽的风让他兴奋不已,让她忘乎所以。
她憧憬着自己的美好未来。
这一次逃出来之后,也不用回家了,就去咸阳城,就去谪仙开办的工厂里面。
至于赚到的钱……
羊尾摇了摇头,也不用交给父亲了,既然父亲已经把自己卖了,那就恩断义绝好了。留着这笔钱,自己置办嫁妆,自己把自己嫁出去,过好日子。
帝妻難惹:腹黑總裁的專寵
甚至于不结婚了,就这样自己过,免得便宜了那些无耻的男人。
经过了今天的事之后,羊尾更加惧怕男人了。
她一边想,一边向前走。
忽然间发现,自己已经走了很久了,依然没有走出大山。
羊尾心中有些惊慌。
很快,前面出现了一个岔路口。
羊尾有点纠结,不知道自己是从哪个方向来的。
她歪着头想了很久,然后选择了一个方向,走过去了。
这条路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羊尾觉得一切都很熟悉,又好像一切都很陌生。
山路就是这样,崎岖不平,坑坑洼洼,到处都是参天大树,一阵阵冷风吹来,听的人心惊胆战。
很快,天已经蒙蒙亮了。
羊尾又困又累,不知道该往那里去了。
她坐在路边,坐在石头上休息。
这时候,前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她一抬头,看到了狗娃母亲的脸。
羊尾吓了一跳,她站起来想走,结果被狗娃的母亲一巴掌打在地上了。
羊尾被带回家了,回家之后,又是一阵毒打。
剑与财 木子心
这时候羊尾才知道,这个村子叫古麦村,里面的人都是同族,一旦有什么事,都会互相帮忙,互相打掩护。
昨天狗娃发现自己跑了,全村的人都出来帮忙找人。
而羊尾不认识山路,在山里团团转圈,根本没有走出去多远。
竞技之血 雏松丶
这一次是真的挨打了,羊尾真的爬不起来了。
中午的时候,狗娃的母亲端过来一碗饭。
把饭碗放下之后,她却没有离开,而是坐在了羊尾面前。
“是不是特别恨我?”那女人问道。
羊尾没有说话。
狗娃的母亲说道:“是不是特别奇怪?觉得我为什么要帮着那些人害你。”
羊尾从鼻子里面低低的嗯了一声。
狗娃的母亲叹了口气:“我这是为你好啊。你当真以为,自己能从这里逃出去吗?”
“你根本不可能逃出去。这里到处都是大山,你一个女人,能走多么远的山路?”
羊尾说道:“我就是走山路来的。”
狗娃的母亲冷哼了一声:“你可不要忘了,他们会在后面追着你,要抓你呢。你走得了吗?”
“你只能走没有路的地方,那样的地方,一不留神就会掉下山去。就算你掉不下去,那些豺狼虎豹,不比人可怕吗?”
羊尾沉默了。
狗娃的母亲拍了拍她的肩膀:“你想想清楚吧。不可能逃走的,真的不可能逃走。如果能走,当初我也不会留下了。”
说到这里,狗娃的母亲脸上露出来了伤感的神色。
她对羊尾说道:“过上几年,有了孩子,你就不想走了。其实嫁给谁不是嫁呢?嫁到那里不是过一辈子呢?这就是女人的命。”
羊尾摇了摇头:“这里太穷了,太苦了。比我的家乡要苦很多倍。而且……我想去咸阳城中做工,无论哪一种,都要比呆在这里好。”
狗娃的母亲盯着羊尾看了一会,忽然一个大耳光甩过来:“我让你不知好歹。”
羊尾咬着牙没有喊疼。
赶巧第二天,村子里面来了一个担货郎。
担货郎是外来的,而且为人很和善,看起来是个年轻的好人。
羊尾小心翼翼的靠近了担货郎,假装要买东西。
然后她低声说道:“帮我,帮我报官。我是被他们骗来的,囚禁于此。”
担货郎愣了一下,却没有其他的表示。
他看向羊尾的眼神很普通,仿佛已经见惯了这种事似的。
羊尾咬了咬牙,从手腕上撸下来了一只银镯子。
这银镯子是羊尾的母亲离世的时候留下的,也不知道传了多少代了。
羊尾把银镯子塞给担货郎,低声说:“我还有另一只,你报官之后,我再给你。”
担货郎点了点头,然后笑眯眯的走了。
其实,羊尾只有这一只,她只是担心担货郎收了钱不办事而已。
从担货郎走了的那一天,羊尾就在憧憬着自己获救。
人一旦有了希望,日子过得就不是那么艰难了。
现在羊尾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官府的人来。
这一日,村子里面涌来了大量的人,羊尾大喜,知道自己的机会或许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