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vb1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起點-第一百八十四章:你儘可以一五一十告知蘇執分享-bjckt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好在那段时日因二王子容颉与上殷之事,宫里头那些明里暗里的敌人不敢有大的动作,她这才得以喘息活命。
茹梦是铁了心要她死,她也的确险些死了。
男大当婚女二嫁
最后她躲在王室的冰窖里头,那样冷的冰窖,险些将她提前冻死,但也减缓了血流速度,延缓了毒发。
利用自己从阴司手里抢回来的那点时间,沈落用内力封住了几处关键穴位,活生生散了四成内力才将毒逼了出来。
上殷和南戎的关系十分紧张,因此宫里头争夺皇位、你算计我我算计你的事,倒是消停了不少。
沈落活着离开了冰窖,紧跟着因为受寒生了一场大病,发烧昏迷。
发烧昏迷,谁能将这样的症状与受伤联系在一起?更不会有人想到她是因为中毒去了冰窖。
佳谋
时光刻着你的模样
稍亲近些的人皆不知道她是因何病的,只以为是夜里受了寒。
常年不生病的人,忽然生起病来,哪怕是小病,却也总是来势汹汹的,倒也无人疑心什么。
只是这次命悬一线,沈落知道容挽辞和芙兰自来柔弱,便是她受点皮肉伤也要心酸许久,这件事便就此瞒着她们。
亏了顾临晏的照顾,沈落最终捡回了一条命,不过也留下了畏寒的毛病。
她的身子好转以后,顾临晏也只以为是受了伤,又在夜里着了凉,故而才病势汹汹,便当好了就彻底好了,全然不知她就是自此开始畏寒的,
“王妃…王妃?”
沈落回过神,华懿已经端着茶杯递到了面前,她竟是全然未觉,此刻连忙伸手接过来,一饮而尽了。
“王妃…你不要紧吧?”华懿微微皱着眉头看着沈落。
“无事,做了个噩梦。”沈落嘴角勾了勾,挑起一抹笑来,只是那笑容有些苦涩。
华懿没接话,只是默默从沈落手里将茶杯拿走,又去倒了一盏。
寶貝寵妳會上癮
昨晚耳语厮磨,沈落所问十年前的事,到最后还是被苏执给糊里糊涂翻了篇,到头沈落也不知道十年前究竟是怎么与苏执相遇的。
不过沈落心下除了苏执和鲁王的事,因这一场噩梦,郦安然毒药的事反是更紧迫地萦绕在了沈落的心头。
等华懿又将倒好了茶水的茶杯递到沈落面前的时候,沈落接了过来,却是没立马饮下。
“华懿…”沈落的手指摩挲着茶杯的沿口:“你的轻功怎么样?”
微微愣了片刻,华懿低声道:“不算太好。”
华懿原先就是在军中,行军打仗,讲究的是摆兵布阵和勇猛厮杀,至于单打独斗,倒是十分少见的。
都市佛门弟子
如此,华懿轻功平平倒也不奇怪。
不过也无妨……
狼人之灾 丝瓜闲人
沈落的目光落在华懿身上:“昨日鲁王的事,你有告诉王爷吗?”
几乎是想也没想,华懿摇头道:“没有。”
继而觉得自己回答得太快,倒像是事先想好的应付之语,华懿又解释道:“自上次王妃从建安侯府救了我,王妃你会武功的事我也从来没告诉过王爷……”
长生公子
大约是觉得自己这样做对苏执是一种背叛,华懿的声音渐渐低了,随即低着头没再说话。
叹了口气,沈落道:“其实你不必纠结,王爷知道我会武功。”
沈落的话音刚落,华懿就猛然抬起头来,似乎是十分诧异。
如今虽是因为沈落有些动摇,但华懿也从来没想过背叛苏执,若是沈落有一天对苏执出手,她大抵也是会以命护主的。
只不过是私心觉得沈落这些事不会危及苏执的性命,所以华懿想得一个两全。
有这样的忠心,华懿还是十分了解苏执的。
按照苏执的脾性,没道理会将一把随时能割伤自己的匕首带在身边,何况沈落这把匕首,只怕是还浸了毒。
“你不必诧异,你所知晓关于我的事,苏执只会知道的比你更多些,所以以后你不必替我隐瞒。”
华懿一时没接话,只是看着沈落的神情,在想她说的是真是假。
“若你不信,等他下了朝你自己去禀报一声。”沈落从榻上翻身下地,站起了身子:“只一点,你要记住。”
“记住什么…”华懿问。
边朝妆台走过去,沈落边道:“关于我的事,你尽可以一五一十告知苏执…”
沈落的步子在经过龙胆楠木桌时停下,她扫过桌上刀插的痕迹,随即目光落在华懿的脸上。
活不过今夜
她语气冷硬:“除了苏执,有关我的一切,你一个字也不能告诉别人,奚竹也好,越休也罢,谁也不能说。”
惶然愣了片刻,华懿被沈落语气中淡淡的杀气惊了少顷,待回过神,她立马点了点头。
虽是华懿十分坚定的模样,沈落却还是看着她,随即又道:“这是为了你自己的小命,若你有半分差池,自然有人在你开口前让你永远闭嘴。”
大抵是因为华懿知道了沈落会武功的事,此刻在华懿面前,沈落全然不隐藏自己话语和目光中的狠厉。
素来温温柔柔,轻声软语的摄政王妃,突然一下子这般冷冰冰,一副要吃人饮血的模样,华懿只觉得发怵,忙又俯首点了点头。
等华懿再直起身子看向沈落时,沈落已经不在桌边,而是移步到妆台前坐下了。
不知怎么,华懿虽是脸上一片淡定,但心中却是长长舒了口气,仿佛无形中有一股巨大的压迫力忽然消散了,整个人都轻松起来。
看沈落在妆台上拿起了木梳,华懿只以为她要梳妆了,便准备出去叫半夏进来。
自来在军中,华懿是不会这些活计的,如今芙兰还躲在西院,便只有半夏了。
“有件事交给你去办。”
妆台前的沈落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着柔顺的长发,她的声音又恢复了温柔,轻轻软软的,平和得不像话。
若不是抬眼发觉沈落面前的铜镜里头,她的目光正看着自己,方才的声音,华懿恐怕要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连忙走到了沈落身后,华懿应道:“王妃尽管吩咐。”
梳着乌发的人停了手里的动作道:“鲁王的事我到底不放心,你去鲁王府外头盯着,记着,千万小心些,有什么异样不必深究,回来告诉我便好,切莫露了踪迹。”
悟界 楊元衡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