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5au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煉氣九千年笔趣-NO211. 迴歸下界閲讀-zbxhg

煉氣九千年
小說推薦煉氣九千年
“什么传说?”
江寒疑惑道,“要知道下界可是被上界弃如敝履,被他们称为坟场,他要那被称为坟场的地界有何用?难道他身在这九天重称帝还不知足?”
“下界坟场,或许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太华仙人说道,“传说下界是造化之地,是孕育地之造化的宝地,天有造化,地也有造化,得其一就能到彼岸,永生不死。”
“啊!师父这传说也太过于传说了吧。”
江寒眨了眨眼睛,“如果真的如此的话,那天庭帝君想把持下界得到造化也说得过去,他想超脱彼岸,永生不死。”
“所以江寒啊,这件事咱们就不要掺和了好吗?”
太华仙人再次郑重道,“他可是天庭帝君,半步彼岸的人物,对造化之地的追求咱们无法理解,你若挡在他前头,后果不堪设想啊。”
“无论是公仇还是私仇,我不报也跟我自己过不去。”
江寒认真道,“管他什么天庭帝君,在此之前我得先将紫金龙王找出来,先屠之。”
总裁的魅影情人
“紫金龙王是他的坐骑,上哪找?”
太华仙人知道江寒的个性,知道怎么劝都是不会回头了。
“紫金龙王跑了,让事情变得扑朔迷离。”
江寒咬了咬牙,“我猜现在天庭帝君已经去找他了,如果被他找到了,或许我想屠龙之事,就只能想想了。”
“嗯,天庭帝君或许真的会杀了他。”
太华仙人也点了点头,“现在你什么也不要想,就在太华宫修行吧,也好陪陪为师。”
“弟子不能坐以待毙。”
江寒摇了摇头,“我要去会一个人,那个与天庭帝君同样平起平坐的大帝。”
“彼岸大帝?”
太华仙人一说就明白。
“弟子先去了。”
江寒点了点头,旋即出了太华宫。
他想找彼岸大帝帮忙,或许找紫金龙王的事,他能帮上忙也是说不定的,总比自己这么漫无目的的好。
“彼岸大帝,来接引我一下吧。”
江寒仰天呢喃,说实话他连彼岸天桥在哪也不知道。
实际上彼岸天桥在哪里,不仅仅是江寒不知道,就连天庭帝君也不知道,或者说这上界中的所有人所有仙都不知道。
若是他们知道了,那就一个个都能走上天桥,到达彼岸了。
至于要如何才能上到彼岸天桥呢?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回答,但是都想上彼岸天桥就对了。
彼岸是成仙之后最大的追求了,成仙不代表能永生不死,当天人五衰大劫来临时,仙人也不能幸免要死于大劫之中。
嫡女惊华:王牌宦妃
所以到彼岸去才能免死,才能永生,达到天地朽而吾不朽的境界。
寧為妒婦
呢喃了半天,彼岸大帝也没有出现来接引他,江寒有点纳闷。
他想起在彼岸天桥上跟他说的话,或许答案在那永恒法则之中。
他瞬间以手指在空间中划出玄奥的轨迹,皆是法则显现,正是永恒法则中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三种法则的交替。
“心向彼岸,直达天桥……过去现在未来长存,永恒不灭……”
江寒口中念念有词,他以法则在画着一座天桥,意在沟通彼岸天桥,达到与彼岸大帝建立联系的效果。
而此时在云海之中,一座天桥之上,彼岸大帝那金色的袍子冽冽摆动,那少年般的脸上流露出一抹笑意。
“这点困难就要找我,还是你自己解决吧。”
彼岸大帝在天桥上道出一声,声音穿透了重重云层,淡淡地响彻在江寒的耳边。
緋染魂 零生壹二三生萬物
“成功了!”
江寒心头一震,嘴角涌现一个弧度,能够听到彼岸大帝的传音,江寒就知足了。
其实了就算找到彼岸大帝,也是想让他帮忙,现在能与他沟通,不上彼岸天桥也无妨。
“虽然这点困难算不上是困难,但是我心急如焚。”
特種高手
江寒传音了过去,“紫金龙王失踪,天庭帝君也亦正亦邪,我急需找到那条恶龙,来还原真相。”
“真相是什么?你认为什么是真相?”
彼岸大帝淡淡说道,“距离真相越近,你久越危险,与其让自己身陷险境之中,倒不如先自塑真身,让自己强大到万法不侵的程度。”
“你是让我先修行?”
江寒疑惑道,“可是再耽搁下去,我怕一切都太迟了。”
“永恒法则三千道,你修行了区区三道,确实应该先修行。”
彼岸大帝传来话语,“不过你现在已经暴露在危险之下了,天庭帝君随时会拿你开刀,赶紧塑真身吧!”
“塑什么真身?”
江寒不明所以。
“回到下界,找到永恒神炉,就能塑真身,掌握三千永恒法则。”
彼岸大帝郑重地传来话。
“下界?”
江寒心头一震,“永恒神炉我连听都没听过,就算到了下界我也一筹莫展,如何寻找?”
“这就看你的了,至少到了下界,天庭帝君都暂时拿你没有办法。”
彼岸大帝说道,“赶紧动身吧,你怎么上来的就怎么下去,只要找到永恒神炉,塑子真身,凝炼出永恒三千法则,就能与天庭帝君抗衡了,到时候你想要的真相也有实力去揭开。”
“真是造化弄人,我竟然还要回归下界。”
江寒苦笑了一声,“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我现在就动身,但是我一重天的朋友,能不能劳烦你关照一下?”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别作它想,去做你要做的事吧。”
彼岸大帝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没了声音。
江寒也不再多问了,他往一重天而去,既然要回归下界,这么重要的事,还是要跟众人说说,免得消失的太久,让他们担心。
回到一重天之后,江寒的出现让陆离他们松了一口气。
將軍媚
“大师兄,你可把我们担心死了。”
陆离一把拍了拍江寒的肩膀,看到江寒安然无恙,让他们悬着的心落了地。
“我只是去了九重天一趟,你们担心啥啊。”
江寒哈哈笑道,“不过我现在回来,是要跟大家说一件重要的事,希望你们别大惊小怪,别问为什么。”
即鹿 赵子曰
“大师兄,你这是……搞这么神秘兮兮的。”
陆离几人奇怪的眼神看着江寒,不知道江寒要说什么。
“是啊江寒,有什么事就说吧,别卖关子了。”
吴青阳也附和道。
“我要回归下界,办一件极其重要的事。”
江寒一字一顿地说道。
此话一出,现场马上一片寂静,众人的脸人皆是狐疑与不可思议之色。
“为什么?”
“大师兄这是为什么啊?去下界干嘛?”
“是啊,太华宗都不复存在了,大师兄何必还要下界?”
看到众人疑惑的神情,七嘴八舌的问题,江寒笑着摇了摇头。
“江寒,带上我吧,我与你一起。”
吴青阳马上说道,“无论是偷度上界,还是现在要回归下界,我都要与你风雨同舟,患难与共。”
“青阳,我去下界是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也不知道会去多久。”
江寒看着他认真道,“我希望我不在这里的日子里,你能帮我照看好这里,因为我也不知道这里会不会出什么变故。”
“这……”
吴青阳有点为难,“我其实很想与你风里来雨里去的,但是你这样说了,我就听你的。”
“谢谢。”
江寒对他道谢了一声,“师弟们,永恒宗现在是一重天的顶天之宗,辛苦你们了,我又成了甩手掌柜,但是我保证我会尽快回来的。”
“大师兄,虽然不知道你为何要下界去,但是我们也希望你早去早回。”
陆离极其不舍地说道。
“江寒,无论在哪,我都要跟你在一起。”
沐枝儿的声音传了进来,旋即她跑了进来,泪眼婆娑地看着江寒。
看她楚楚可怜的样子,似乎心怕江寒将她丢下,眼泪都快掉出来了。
“枝儿,你留在这里吧,我去下界是一件极其重要的事要办。”
江寒虽然不忍开口,但是他还是开口了,因为他也不知道到了下界之后,寻找永恒神炉的事有多么困难。
“我只知道,你对我是最重要的,比任何东西都要重要。”
沐枝儿认真说道,“有你在的地方我才活得下去,带上我吧。”
“大家去忙吧。”
陆离马上对众人使了个眼色,这种场景他知道不能打扰了江寒和沐枝儿。
在陆离的提醒下,众人都纷纷离开了,诺大的殿堂上就剩下江寒和沐枝儿。
沐枝儿马上就跑了过来,一把扑在江寒的怀里哽咽起来,还细语低吟地说着让江寒带上她。
“好吧,我带上你。”
江寒抚摸了一下她的青丝,带在身边或许更能护她周全。
“唔啊。”
沐枝儿高兴地马上在江寒的脸颊上亲了一下,让江寒都不知所措,这还是认识以来,第一次感受她的唇温。
“我送你到江山殿内,咱们现在就启程。”
江寒袖子一震,一道光芒化做门户洒了出来,矗立在沐枝儿面前。
王爷,王妃要逃跑
“你要进来看我啊。”
沐枝儿依依不舍道。
生猛辣鳳 手雷斬雲
“我的第二元神也在里面,那是另一个我。”
江寒淡笑道,将沐枝儿指引到了江山殿内,让自己的第二元神陪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