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84w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劍骨 愛下-第四百八十章 殺鯨-iupch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
大泽战场,霞光崩塌。
入贅神醫 不二不3
六道轮回结界坍塌的那一刻,整座大泽,都感应到了剧烈的震颤。
那支撑着大泽的庞大法则,开始了凋谢。
花谢花开,轮回凋落。
远远望去,那盛大的红色霞光,如一朵盛开蔓延数十里的巨大花苞,而在花蕊凋零之后,整座结界都破碎成了虚无——
“这是……”
李白鲸怔怔看着远方。
邪神破败
先生,败了?
看到这一幕,圣山剑修,中州铁骑,纷纷士气大振!
紅樓之四爺在上 陌筱白
大泽的结界破碎了,这一战的结果,孰胜孰负,还用说吗?!
太子的脸上浮现淡淡的笑意。
宁奕赢了。
中州的圣山位席之中,传来一道道嘈杂议论声音。
“大都督不亏是大都督!果然不负众望!”
“听说那韩约涅槃之下无敌手,宁奕赢了他,岂不是……”
“什么韩约涅槃之下无敌手,那都是多少年前的称号了?瞧见之前那位红拂河的涅槃前辈了么,在韩约面前,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如今的韩约,恐怕比当初那位守山人还要强大!幸好咱们有宁大都督,技高一筹啊……”
众人很是振奋。
这一战,中州胜了!
宁奕和韩约的这一战,明面上是“星君境界”的最强之战,但事实上两位逆天修行者展露出远超星君的力量……大泽一战的真实水平,已经超越了绝大多数的涅槃之战。
闺秀之媚骨生香 席妖妖
观战者,几乎无人能预测最终的胜负。
所以六道轮回结界破碎的那一刻,就连酒泉子,也露出了释然的神色。
“宁奕赢了……”酒泉子轻轻吐出一口气,他转头望向宋雀夫妇,忽然一怔。
宁奕赢下韩约,唯一未展喜色的,就是这二位了。
辜圣主一只手紧紧攥住宋雀的衣袖,神情紧张而又担忧。
二位涅槃唯一的儿子,还在大泽之中。
宁奕虽然赢了韩约……但甲子城中的三万六千生灵,是生是死,尚不可知。
远天掠来一道剑芒。
那袭黑衫,周身燃烧着噼里啪啦的虚无神焰,落在了大泽水面之上。
宁奕降落的那一刻。
宋雀夫妇险些提到嗓子眼里的那颗心,终于安定下来,在宁奕的手上,托着一个安然无恙的混沌世界,整座甲子城的生灵,都被韩约以“搬运术”囚押在这座洞天内。
此刻六道轮回结界破碎,韩约对于“甲子城生灵”的压制力,也徐徐消散,混沌世界内游荡着的一张张面孔,逐渐恢复了自我意识。
“宋雀先生,辜圣主。”
宁奕落在二位涅槃对面,将这座洞天世界交付出去。
这是他答应宋雀的。
要将宋净莲,安全带出六道轮回结界。
我的奶爸人生 儿童团团员
“好,好,好……”
宋雀小心翼翼接过这座洞天,谨慎得不能再谨慎,生怕有丝毫闪失。
宁奕轻声道:“甲子城生灵,被鬼修之术压制,接触搬运术,还需要二位耗费一些心血……重新在甲子城雕刻阵纹。”
救出甲子城生灵,并不难。
对于这二位涅槃而言,最多就是花费一些时间,还有耐心。
“这些都不是问题。”
辜圣主以掌背擦拭眼眶,深吸一口气,望向宁奕,道:“小宁先生,我实在不知该如何感谢您了……”
如果不是宁奕。
那么净莲,朱砂……毫无疑问,都会死在韩约的手里!
“辜圣主言重了。”宁奕摇了摇头,柔声道:“净莲是我兄弟,一家人不说二话,不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拼尽全力救他出来。”
最強武神 紅塵有妳
“宁奕……”辜伊人也很干脆利落,不玩客气的那一套,认真许诺道:“这个人情,我瑶池记下来了。”
宁奕也不矫情,施了一礼,沉声道:“那就……承蒙前辈照顾。”
辜伊人和自己夫君对视一眼,二人掌托混沌世界,再不犹豫,冲天而起,直接向着甲子城方向飞掠而去——
在这一刻,没有什么,比复苏自己的儿子更重要!
宋雀一走,大泽水面的气氛便变得轻松许多。
太子的皇道气息,仍然封锁着大泽的部分区域……将宁奕,酒泉子,李白鲸包围,不让外界看到这里发生的景象。
二皇子仍然处于失魂落魄的状态。
他怔怔凝视着宁奕,不敢相信先生战败的场景,可宁奕手中所拎着的那颗书生头颅,则给了他最重最深刻的一击。
先生真的败了。
被宁奕斩首。
棋逢对手:高冷上司晚上好 鄀宁宁
死的不能再死。
同样处于震撼状态的,还有酒泉子。
这位红拂河老牌涅槃,神情复杂,先是瞥了一眼宁奕掌心提拎的头颅,再是瞥了一眼此刻黑衫年轻剑修身上隐而不发的气息。
这个小子,此刻身上的真实战力,已经无法精准评估。
一股冥冥之中的直觉,告诉酒泉子,若现在让他与宁奕一战……恐怕,自己不是其对手。
这才修行多久?
達生之旅 滿十寒
酒泉子觉察到一股荒唐的时候,又感受到了不对劲。
他与宁奕对视一眼之后,便再也没有挪开目光,死死盯着年轻人观察,尤其是眉心位置。
格子間女人:新版
“太子殿下,我已完成当年赌约。”宁奕与酒泉子对视一眼,立即挪开目光,他抬起自己一条手臂,将白衫书生的头颅,展示给李白蛟。
太子微笑着点头,轻声赞道:“宁先生……这个东境战争大都督的挂衔,本殿没有看错人。”
宁奕只是轻轻点头,声音疲倦,道:“人,我已经杀了。东境战争,也结束了。这个挂衔,可以去掉了。”
与韩约的这一战,消耗了自己太多的心力。
事实上,宁奕现在疲倦到了极点,如果有可能,他很想就此休息……但是,他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忽然之间,酒泉子惊讶的声音响起。
“宁奕,你透支了自己的神海力量?”
这句话,并没有避讳太子。
李白蛟笑意不减,稍稍蹙起眉头,望向面前黑衫年轻剑修。
透支……神海力量?
宁奕神情有些无奈。
终究还是被酒泉子这老狐狸看出来了。
韩约透支了“六道轮回”,自己想要战胜他,别无选择。
当时情景,已不方便去说,宁奕只能点了点头,道:“前辈好眼光。”
酒泉子的神情严肃起来,他轻声道:“一旦透支,不可逆转……你此刻点燃的神海之火,若是熄灭,便是破境倒退,功败垂成。非但不能维持此刻的战力,还还有可能会下跌一个大境界。”
酒泉子说的这些,宁奕又何尝不知?
只不过,他没得选。
“救净莲,夺剑鞘,赢下这场战争,都比我个人造化更重要。”宁奕淡淡说了这么一句,没有更多解释。
他重新握住细雪,缓步来到了李白鲸身边,轻声道:“我已杀了韩约,下一个,就轮到你了。”
二皇子闭上双眼,万念俱灰。
在绝望之中,已无更多的求生意念。
只需要宁奕一剑,便可将这颗大好头颅斩落……至于他与影子所签订的“不死不灭”契约,在执剑者面前,只不过是一个笑话。
只需一剑,不可杀的,便会被杀死。
“宁奕,不可!”
太子忽然厉声喝了一句。
宁奕拔剑之手,已经抬起,剑鞘内响起一阵金铁交撞之音,陡然身前有一道黑白墨色掠过,太子开口那一刻,酒泉子便化为一阵浓墨,闪现在宁奕身旁,双手按住宁奕一枚手掌。
“铮!”
“铮!”
酒泉子瞪大双眼,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景象,自己双手之力,竟然无法压制宁奕。
细雪剑锋逆着阻力,一寸一寸地推出剑鞘。
宁奕望向太子,幽幽道:“涉及皇位之争,你莫非起了恻隐之心?”
“人,自然是要杀的。”
李白蛟也来到宁奕身旁,他伸出一只手,按住剑柄。
寸缕皇气,缭绕手掌,按压而下。
宁奕眯起双眼。
细雪剑锋,一阵剧烈震颤,如水沸一般,经历一场天人交战。
最终于无声无息之中,缓缓滑落归于剑鞘之中,重回寂静。
酒泉子,已经恭敬侧立于太子身旁,俯首不语。
宁奕不再拔剑。
他沉默望着李白蛟,眼中的意味十分明确。
太子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本殿之前答应了白鲸,让他……死在长陵。”李白蛟望向自己身旁的弟弟,轻声道:“我与白鲸,终究是兄弟一场。所以,不劳宁爱卿出手,接下来,我会带他回一趟长陵,亲自了断。”
中州铁骑,压境大泽。
圣山剑修,悬于穹顶。
净莲被救了回来,甲子城百姓安然无恙,东境大泽彻底剿灭,鬼修根源连根拔起……今日发生的一切,对于太子而言,都是好事,即便动用了这么大的力量,也是值得的。
他终于可以松一口气,来处理自己最后的“权位隐患”。
微风吹过,日出穹云。
心情大好的太子已经准备下令,班师回朝,鸣鼓大胜。
一道声音忽然响起。
“太子殿下,李白鲸可以死在长陵。但是……我要在场。”
太子沉默着望向黑衫年轻人。
这场东境战争大获全胜的最大功臣。
宁奕望向太子,收回细雪,平举于面前。
不出剑,这已是他最后的让步。
他一字一句,认真道:“我要,亲眼看着他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