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jaof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一品梟雄 皖南牛二-第312章 鬧翻閲讀-xv6xa

一品梟雄
小說推薦一品梟雄
“这……”
虎爪纠结的垂下了头。
张峰眼见有戏,连忙地走了下来,单手抓住了虎爪的肩膀,狠狠的抓了两下。
不过虎爪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样。
就在这一瞬间,张峰拧起了眉头。
他看向虎爪的眼里渐渐的溢出了怀疑。
我心里猛然咯噔一声。
花落仙尘 浅浅倾城
张峰是个练家子儿,虎爪是常年执行任务的,他的身体早就不是寻常人能比的。
按理来说,常年待在山上的人就算身体健硕,也绝对不可能会像虎爪那样,被张峰狠狠的抓了几下,却没有任何反应的。
我上前一步猛然抓住了张峰的手!
张风锐利的眼眸瞬间就射向了我。
他一把拔出了腰间的配枪,直接便指着我的额头,冷声道,“你们到底是谁?”
“您,您这是什么意思?!”虎爪不由分说的挡在了我的面前,看似有些局促的说道,“你要是实在不想把这钱给我们,我们也能不要,您不必做这卸磨杀驴的事情吧?”
极道王牌杀手 陌小枫
“呵。”张峰冷笑了一声,“这可不是在做卸磨杀驴的事情,如果你们真的是从农村或者山上来的人还好说,可是刚才我如此用力的抓着你的手臂,你却没有任何反应,由此看来你的身份绝对不是一个山上人那么简单。
告诉我你真实的身份,不要对我任何隐瞒,我枪里面的子弹可不长眼睛,你要是敢说谎,指不定这子弹什么时候就突然飞出来射穿你的额头了。”
虎爪眼睛一瞪,装作有些害怕的捏紧了拳头。
显然他想不出来什么好的说辞。
就在这时,我将虎爪护到了身后。
张峰没有说话,但是看向我的视线显然没那么友善。
刚才我抓着他手的时候,他一定感觉到了,我也是个练家子。
我将声音压低,刻意营造出了一种沧桑又沙哑的感觉,开口道,“我们的确是从山上来的,我们是被师傅捡的,师傅从小到大教了我们不少本领,您要是想看,我们也可以给您施展,而且从一开始我们就不知道您的身份也不打算跟您交涉,
我们只是在下面想要挣些钱而已,是您的人不由分说的把我们架了上来,现在你又想把锅甩给我们?您要是想开枪也简单,但是您的子弹总不可能同时就射中我们俩人吧?”
我的话语里面不乏威胁的意味。
折錦春
张峰瞬间就眯起了眸子。
显然他被激怒了。
不过,他能坐在现在的位置上,脑子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
只见他的枪指了我们好一会儿之后,忽然缓缓的放了下去,紧接着轻笑了两声。
他将枪放在了桌面上。
“兄弟,我这也不是不相信你们,但是你们要知道在我们这一行本身就是在刀尖上舔血的,所以遇到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也比比皆是,不过你说的倒是没错,你们本来只是想在下面赚些钱,是我的人把你们架上来的,不过你们可以跟我说说,你们具体在训练什么吗?”
张峰并没有相信我们。
他的话显然试探居多。
不过这是在我意料之中的事情。
在过来之前我就已经将一切场景都设想好了,包括最坏的情况。
而现在这最坏的情况显然发生。
我不慌不忙的道,“我们没有具体在训练什么师傅看,我们两个人体质不行,所以,从小到大都在用各种各样的方法加强我们的体质,而我师父本身就擅长武术,所以也便将毕生的武术都交给了我们。”
“哦?”张峰装作有兴趣的点了点头,“既然这样,不知道你们方不方便引荐一下你们的师傅,也让我好好瞧一瞧这高人到底如何?”
“不行。”虎爪配合着我的戏份摇了摇头,“我们师傅从来不见外人的,这一次如果不是因为要赚钱也不会让我们两个人下山。”
傍上女領導 梁上君子
张峰没有在说话。
但是对比起刚才他的警惕来说,现在的他对我们的疑虑,显然打消了不少。
黑執事之花落人離 沐月靈隱
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他忽然勾起了唇角,“既然这样,那我也不勉强两位兄弟了,不知道你们的打算如何,是打算跟在我身边,还是打算拿着钱继续回山上过苦日子?”
“我们当然是要回山上!”
“我们当然是要留在你的身边!”
我跟虎爪同时开口。
紧接着我们俩便各自用惊愕又失望的目光看着彼此。
我最先开口,“你疯了吗?你是不是忘了,师父这一次让我们下山就是为了赚钱,赚到钱我们就要回山上去了!”
虎爪挺着胸膛反驳道,“师父从小到大就没把我们真正当成过人,一直都对我们进行非人的训练!如果不是因为我们两个人坚强,只怕早就挺不到今天了!
这一次他说的好听是让我们下来赚钱,但是实际上只是把我们当成工具而已,我凭什么听他的?!你要是愿意回去继续过那种苦日子,那你就回去吧,我不会回去的,我要跟在这位先生的身边!”
“你他妈这是忘恩负义!”我装作愤怒的举起了拳头,一拳就朝着虎爪的脸狠狠的打了过去。
虎爪也不服气,端起拳头同样朝着我的脸狠狠的来了一拳。
“师父从小把我们抚养长大,你怎么能背叛他!”
“我这不是背叛,再说了,我们跟在这位先生的身边这位先生能给我们提供富足的生活,我一样可以把师傅给接下山!”
我们两个人各说各的,但是雷声大有点小,虽然一直在抡起拳头,但是实际上却借助着摔碎旁边的东西来掩饰我们两人的动手。
而张峰只是观察了我们好一会儿之后,便让手下各自拉开了我们。
“这位兄弟,你朋友说的有道理,你们又何必继续在山上过那种苦日子,把你们的师父接下来这事情不就解决了吗?”
“别做梦了!”我装作愤怒道,“我是绝对不可能会听从你们的命令的,你要是愿意跟着他们,那你就跟着吧,我要回到师傅的身边,以后你别后悔就行!”
说完我转身便往包间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