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6dme火熱都市异能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線上看-第二百四十九章:求救信號推薦-si3h2

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小說推薦寵夫田園:帶着包子去打野
陈媛双手紧紧的握着洛轻舞,就像是想吧自己所有活着的希望都传递给洛轻舞一样,在陈媛的眼中,洛轻舞是可以创造奇迹的人。
或许也只有洛轻舞才可以一直代替自己活下去,她嘴角溢出苦涩的笑:“轻舞,虽然我现在不能告诉你关于人蛊的事情,但是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将这件事情查清楚。”
虽然洛轻舞没有去直接回答,但是也明白陈媛既然不说,那就是因为她还要保护别人。
“好了,你现在不要说这些了,那些事情都交给我吧,你保存一点体力。”
洛轻舞实在没有办法,看着自己第一个认识的朋友在自己的面前死去。
哪怕是见惯了生死,但是在这一刻她也不忍心。
转过头疲惫的看着南宫冥,对方会议揽着她的腰站起身,正好这时隐杀将叶炫然带来了。
洛轻舞看着叶炫然眼睛通红,憔悴的模样,只是淡淡的道。
“最后陪她多一会儿吧,人蛊的事情就不要问了。”
说完就直接跟着南宫冥出了暗室,将空间留给陈媛和叶炫然。
等到回到房间后,南宫冥扶着洛轻舞躺下:“别想那么多,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我,你好好养身子。”
“有的事情我们改变不了结果,你就是再难过也改变不了。”
鳳逆九天:冷帝請接招
洛轻舞对着他点点头:“我知道,我现在有点累,想休息一下。”
“好,那我去忙,你有什么事情就让他们来叫我。”南宫冥温柔的说完,看着洛轻舞对自己点点头,他这才走了出去。
在南宫冥走出去后,洛轻舞就闪身进入空间,去查看那些山洞里中毒的人。
洛轻舞替这些人把脉,仔细观察过他们的情况后,确定了一件事。
边上的洛飞看着她问到:“你觉得他们这种毒还可以解吗?”
其实洛飞想说的是,若是真的不行那就只能放弃了,毕竟现在他们已经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洛轻舞点点头:“他们这并不是中毒,而是蛊。”
“不过我还需要去查看一下那些人蛊的情况才行。”
洛飞只能站在洛轻舞身后不远处,虽然那些人蛊已经被动起来了,但是也害怕这些东西突然会伤到洛轻舞。
洛轻舞将冰块撬开一些,露出那人蛊的手臂。
等到弄出一点血液化验后,得到的结果是这些人也和中了蛊毒一样。
妳若安好
洛飞问道:“他们也是中了蛊毒对吗?”
“没错,只是他们已经救不回来了。”洛轻舞,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些人蛊。
从他们的衣着上还能看得出这些就是普通的百姓如今变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这些人已经死了,所以他们体内是蛊毒,控制了他们的肢体。”
“之所以刀枪不入,是因为他们早就死了,死了的人没有七情六欲没有感官,更不知道疼痛,所以也并不存在害怕。”
“对于鲜血的渴望是那体内的蛊,所以他们一切的行为都是因为体内的蛊虫。”
“说是练的人蛊,其实还是练的蛊虫,只是这种谷虫好像比较特别只能在人体中才能存活,所以在他们厮杀的时候也相当于是谷虫在厮杀。”
“自然这存活到最后的古虫也是最强的。”
“其实他们吸的大烟,就是一种让蛊虫喜欢的味道,然而谷虫在这些人身体里就能很好的存活。”
“那些蛊虫因为大烟进入了这些人的身体,又靠着吸食这些人的血肉为生,使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这解蛊虫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就会开始相互之间的刺杀,那就是练人蛊的时候。”
“这就能够说明了,为何一定要这些人是很重的烟毒患者才可以。”
“而且他们会在这人身体里产下很多虫卵,一旦这些人攻击别人的时候,见到鲜血,这些虫卵就会随着鲜血进入受伤人的身体。”
“进入血液后他们就会开始孵化,随后听到笛声就会**控。”
洛飞这时想起了一个事情:“上古秘术中就有一个被封禁的蛊术,当时其中缘由没有人知晓,但是好像据说是很残忍。”
“而且这蛊毒炼制出来的秘术不同命脉也掌握在练蛊的人手中,想要找到他的缺点,只有那练蛊的人才知道。”
“每一个人练蛊的时候,他的命脉设定都是不同的。”
随后又问洛轻舞:“你觉得那些受伤感染的人还能将蛊毒逼出来吗?”
洛轻舞叹息一口气:“对于孤独我研究的不深,我若是替他们解蛊,或许会有死亡的风险,我只是想要按照他们的意愿来。”
“如今还是先将他们治得清醒后询问一下吧。”
洛飞也很清楚,洛轻舞是不想让别人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丧命。
“好吧,那你就试试有什么需要我帮你做的?”
“陪我去给他们解蛊吧。”
等到了这边洛飞将已经研制好的暂时清醒药水给这些捆绑着的暗卫喝下。
洛轻舞站在一旁看着他们的,眼睛逐渐恢复成正常的模样。
这是洛飞这在空间里面研制出来的结果,但是却没有办法彻底根除。
只能利用药物让体内的蛊虫暂时沉睡,从而换得这些暗卫的暂时清醒。
等到这些暗卫醒过来的时候,看到站在面前的洛轻舞,他们有一瞬间的晃神。
而且这封闭的房间里什么也看不清,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如今在什么地方。
佳婿 夜惠美
只是对于当时自己发疯的场景是记得十分清楚的。
但之后就完全失去了意识,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过些什么。
能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当时真的很疼,疼的想要抓狂。
看着边上的人特别的想,要哪怕极力克制,但是也没有办法阻止自己身体的行动。
也是等到彻底陷入黑暗后,他们身体才对着自己兄弟攻击的。
薄情首席妖嬈妻
这些暗卫都是亲自见着那些人蛊的,那时就算再不明白,现在醒来也明白自己当初是变的多么可怕,现在手上的指甲还在。
“王妃……”
“我们……”
洛轻舞知道他们想要说什么,对着几个暗卫摆了摆手。
“现在情况紧急,你们清醒过来的时间不多,现在我要替你们解蛊。”
“若是失败的话你们会死,所以我想要询问你们的意见,愿意成为我的试验品吗?”
几个暗卫愣了一下,随后对视一眼,想起自己当初那痛不欲生的感觉,再加上现在看着对方都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相互之间点点头,转过头对洛轻舞道:“王妃我们已经变成这个模样了,愧对主子的栽培。”
“能够在死的时候为组织再多做点事情,我们愿意哪怕付出生命也没有关系。”
“是啊,本来我们的命就是主子给的,如今在临死前能再为组织做点事情,是我们的荣幸。”
“王妃你就不用管那么多了,直接开始吧,我们不怕的。”
洛轻舞看着他们那释然的表情,里面没有半点的害怕。
或许在他们成为暗卫,生活在黑暗之中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
如今再见到自己这不人不鬼的模样,恐怕也是害怕成为那人蛊。
若真的成为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接死了的好。
洛轻舞点点头:“好,若是你们这次死了,我会为你们风光大葬,若是你们没死,我让南宫冥好好奖赏你们,到时候让你们生活在阳光下,成家立业。”
洛轻舞的话让几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随后赶紧摇头。
“不用了王妃,我们不用成家生子。”
龙傲天穹 千柴
“ 若是我们能再活一次的话,倒是想要继续跟在主子的身边。”
“王妃可千万不要跟主子说,要让我们成家的事情。”
“而且我们在黑暗中也生活习惯了,突然间转到阳光之下,恐怕会被这阳光所灼伤。”
当然安慰他们所说的灼伤,是因为他们长期生活在黑暗之中,已经忘了怎么去做一个正常人。
到时候与别人交流肯定也会不一样,生怕会活得不像一个正常人。
若真的是那样,或许这些暗卫才会真的受伤。
那是来自活在阳光下的人给的伤口,所以称之为灼伤。
洛轻舞对着他们郑重的点点头,随后将大烟拿了过来。
为了避免这刚开始的一名暗卫便成人骨,所以洛轻舞特意让洛飞给挪了一个房间。
到了这个房间后洛轻舞将这大烟点燃,一直对着这名暗卫熏陶。
背着大烟熏的安慰一直咳嗽,直到半个时辰后感觉手臂开始发麻。
麻痹没有多久后又变成一阵阵的刺痛,整条手臂的青筋都开始抱起,就像是一条条金色的藤蔓。
暗卫感觉疼痛无比,此时真的好想去死,这种钻心的疼就如同割肉刮骨。
但是看着王妃就站在边上暗卫没有叫出声,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嘴。
因为四肢被控制着,所以他疼的已经供起了自己的腰。
手脚不停的抽搐着,先前的时候还能忍耐一些,到最后直接疼的大喊起来。
脸上汗水一个劲的往外冒,身上的汗水已经将衣服湿透了。
头发也被汗水打湿的贴在脸上,但是他死死的咬住不想发出疼痛,为王妃带来心理负担。
踏上魔王之路
心中默默的祈祷着,这是自己最后一次的任务,不论如何绝对不能失败。
一定要挺到王妃将骨头取出来一定要让那些兄弟活下去。
这也是为什么自己选择第一个来赴死的原因,只要自己坚持住了,后面的兄弟就能多一丝的生机。
这个过程持续了许久,直到半个时辰后整个收笔开始轻轻的颤抖起来。
洛轻舞拿出刀,在手臂上轻轻割了一个血口子。
利用一块鲜活的肉在那口子处不断的晃动着。
不一会儿那蠕动的东西渐渐靠近,伤口一点一点的从里面将头探了出来。
是一只黑漆漆的东西,正当洛轻舞准备去伸手夹的时候,又冒出了第二个头第三个头。
随后是身子逐渐的出来,这东西居然有三头,加上无数只脚。
像一只三头的蜈蚣似的,表皮看起来十分的坚硬。
整个已经成长到了普通千足虫的大小,这蠕动的肥腻腻的样子,让一旁的洛飞都忍不住后退一步。
但是看着洛轻舞离这个古城这么近,若非又不放心,赶紧又上前一步站在洛轻舞的身边。
手里拿着钳子,一直紧紧的盯着那出来的怪物。
打定主意,只要这个怪物开始袭击人,他就一下子将这东西戳死。
绝对不能让这谷虫接近洛轻舞,如今的洛轻舞相当于是现在所有能解蛊毒得的唯一一人。
随后这蛊虫左右看了看,直接朝着下面烧着大烟的罐子跳了进去。
边上的洛飞赶紧捡起盖子,直接将这罐子给盖上。
暗卫刚刚看着自己的手里面出来一条大虫子的时候,是连呼吸都不敢。
现在见大虫子终于被关起来了,他长长的呼吸了一口气,随后在床板上躺着,大口大口的呼吸。
若是刚刚蛊虫一直没有动作的话,恐怕自己都能把自己给憋死。
因为已经到了这一步了,绝对不能出现任何岔子,哪怕闭气把自己憋死,暗卫都绝对不会因为自己的呼吸而打扰了出来的虫子。
然而正当他在呼吸的时候,突然感觉脑袋里面距离的尖叫,那声音刺耳的很。
摇晃着自己不舒服的耳朵,边上的洛轻舞赶紧询问。
“怎么了?难道现在还有什么反应?”
边上的洛飞看着这玻璃罐里面的古铜,似乎张着嘴在尖叫的模样。
再看看安慰那边的情况,于是开口道:“我觉得是这蛊虫遇到危险了,想要宿主去救它。所以发出这种命令的口号。”
洛轻舞转过头皱着眉:“现在还有联系,莫不是他的体内还有别的蛊虫?”
“不会,我想应该是这个蛊虫遇到了危险发出求救的信号,但是里面并没有其他的狗,虫之所以会有身体反应,应该是这个蛊虫在他身体里久了,与这身体开始了一定的血脉联系。”
“所以在蛊虫遇到危险发出求救信号的时候,他的身体才会起反应。”
“至于这些我也是当初在一本书上看的,但是那本书是秘书,所以我借的也不全,只有在出现情况的时候我才能想起来一些。”
洛轻舞看着这里面还没死的蛊虫问:“那这蛊虫是否可以用火来将它烧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