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yo9g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貞觀俗人-第861章 臨危受命展示-04527

貞觀俗人
小說推薦貞觀俗人
“你们说请我来吃饭,我高高兴兴还洗了个澡来,可是这是个什么菜,这又是个什么菜,还有这又是什么?”
程处默看着一桌子的所谓山珍美味皱起了眉头。
秦琅等哈哈大笑,“入乡随俗,来到了滇地,总得品尝一下当地的特色美食嘛,这些可不就是这里的特色美食嘛。”
滇南杞麓湖畔的湖积平原上,通海城。
通海通海,固名思义,便是直通大海。此地汉代时便已经开设汉代开“麊泠水道”,乃是西南丝绸之路的一支。
之前乃是爨氏所统,为黎州治下。
秦琅这次趁大破句町、孟氏和蛮之机,强势领军进入滇南,一路进抵杞麓湖畔,吓的两爨大惊,以为秦琅有意假途伐虢,秘密在滇池召开爨氏大会,秦琅却勒兵停军,派人往昆明告之爨氏。
秦琅与两爨一番交涉之后,最终两爨勉强承认了现状。
两爨互不统属,各自提防,秦琅左右挑拨,搞的两边都怕对方投附唐朝来对付自己,也就不敢过于坚持,最终只得把札麓湖及以南的大片地盘,都交给秦琅改土归流了,默认了这个通海都督府的设立。
秦琅于是设立通海州,置通海军,西北以绿汁江、峨山与楚雄为界,东面以南盘江为界,南抵西道江。
并且名义上是南面以哀牢山、李仙江为界,把和蛮部的地盘也是直接划进了这个都督府,只是暂时实际上是以西道江(红河)为界。
通海是交通要道,又地处于湖积平原上,风景宜人,土地平坦肥沃,号称是秀甲滇南的小江南。
剑印武极
从通海到昆明,其实已经不过三百里了。
这块交通咽喉,军事战略要地,本来两爨也不想放手,可东西两爨内讧,给了秦琅可乘之机。
尤其是滇南诸蛮被秦琅征句町蛮吓破了胆,句町几乎亡族灭种,在这前车之鉴下,也没有哪个蛮子敢再反抗朝廷,两爨心有不甘,可互相猜忌,诸蛮又都不齐心,偏偏秦琅又胆大,领军直上,最终在爨氏和诸蛮反应之前,弄成既定事实,然后又是拍胸膛又是许诺的,给了爨氏与诸蛮不少甜头许诺,倒也把这事情定了下来。
“这些菜可都是地道的当地特色美食,你尝尝,不错呢。”
程处默盯着桌上的盘碟看了半天,“这个我认出来了,这不是天牛嘛,我小时候在瓦岗时,还经常跟你一起去捉来着,这玩意也能吃,你不是骗我吧?”
那盘子里一大盘黑色的确实是天牛,黑色的硬壳壳,还长着长长的触角,更别说那一对铁钳一样的大嘴,这玩意不小心被咬上一口,可不得了。
“咱们小时候也只玩天牛,可没吃过,这玩意全是硬壳壳,能吃?”
秦琅呵呵一笑,“你小时候不也吃过知了嘛,不都是虫,再说,咱们中原不也有吃蚕蛹的,蚕蛹还是道下酒美食呢,你看这个,竹虫,白白胖胖的。还有这个灰色的,这个是葛虫,专门长在葛根里的,还有这个是蜂蛹,这个你应当也认识,蚂蚱,现在中原也早成了美食了······”
滇人食虫。
这不是什么稀奇之事,其实不只滇地,岭南也是如此,甚至往南走,林邑啊真腊等地,吃虫子的更多。
“其实这虫子很有营养的。”
程处默犹豫了会,最后坐下来,拿起一双筷子伸出来又缩回去。
“靠,你一大老爷们,请你吃点东西还这缩手缩脚的,真是丢人。你可知道,这玩意可还不便宜呢。”
逍遥龙神 小木鱼
牛见虎笑着抓起一只天牛,扔进嘴里就嘎巴嘎巴的嚼了起来。
“这天牛是油炸过的,还特意裹了层面糊,又撒了胡椒粉等,味道可是相当不错了,你是没见过那些蛮子们怎么吃的,下了雨后,林中就有许多天牛出来,他们抓了可是直接放火上烤了就吃的,没盐没味的,甚至有生吃的,拧掉壳壳就吃,还特喜欢吃那母的,肚子最肥,有的一肚子籽,一口下去,爆浆······”
程处默嘶的一声,“想想就觉得有些恶心。”
牛见虎嘎巴嘎巴的吃着,“所以说三郎改进过的这个就味道很好,跟在长安吃的飞蝗腾达倒是挺像的。”
秦琅则夹起一只蜂蛹吃。
“这蜜蜂采花酿蜜多辛苦啊,你们这些禽兽居然抓蜂蛹吃。”
“你个棒槌,这个蜂蛹可不是采花蜜蜂的蛹,这些是不采花的那些野蜂,胡蜂土蜂黄蜂黑蜂等的蜂,这些蜂可是专门杀蜜蜂的。”
一盘蜂蛹炸的金黄酥脆,里面不仅有蜂蛹,还有幼蜂。
老程看着这颜色倒是挺诱人的,那天牛实在是不好下嘴,于是夹了只蜂蛹,入口小心的尝了下,发觉确实不错。
吃完一个还想一个。
蚂蚱、蜂蛹、蚕蛹、竹虫,甚至还有蚂蚁蛋,他是真没想过,原来蚂蚁有蛋并且长这模样,吃起来还真不错。
至于其它的什么蜻蜓幼虫啊,天牛啊,也倒还看着能接受了。
只是当秦琅给他介绍后面的油炸花蜘蛛,油炸臭屁虫,甚至是油炸飞蚂蚱,然后还有什么蜈蚣上金山,炸蝎子,还有他娘的炸蚂蟥的。
至于什么蛇啊老鼠的,这都已经根本是小儿科了。
牛见虎倒是好像已经吃上道了,这个介绍那个试试,吃的不亦乐乎。
“在这蛮地啊,管他娘的天上飞的还是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就是土里钻的,木头里爬的,都逃不过蛮子们的嘴,啥玩意都吃,上到七老八十的,下到三五岁的孩子,人人都吃虫。”
“甚至是见到就抓,拿个竹筒绑在身上,在外的时候见到各种虫就抓起来,闲时就烧上火烤一烤就直接吃了,有时当零食,有时直接就当顿饭了。配上这里各式各样的野菜啊野果啊,可是很丰富的。”
秦琅笑笑,转身亲自却端来了一锅汤。
在云南,当然少不了得吃菌子,这可是最鲜的。只不过云南菌子多,可有毒的也多,据说就连云南当地的那些蛮子们,有时都经常分不清那些菌子哪个能吃哪个不能吃,经常有吃了中毒的。
厉害的直接上天,轻点的可能就是上吐下泄,满眼都是小人人在飞舞了。
而传说如果小人人见的次数多了,便能获得很强的毒菌免疫能力,一般的毒菌子就已经能百毒不侵了。
“这里的蛮子啊,你也是见过的,多住在山里,随便盖个木屋,许多甚至席地而睡,也没有灶台厨房啥的,随便挖个火塘,架上口陶锅,平时除了米饭米粥这样的主食,便就是各种野菜虫鱼啥的了,能吃啥,就取决于出门的时候会遇到啥······”
秦琅这一桌子虫子宴,其实一点都不够地方特色,人家吃的是原滋原味,一点调料不加,基本以烤或水煮为主。
秦琅弄的这一桌,却基本上都是油炸和烧烤,胡椒、孜然等各种贵死人的香料撒上去,好吃是好吃,但确实不够原味。
穿越千年的轮回 黛米
程处默刚开始还有些拒绝呢,可吃着吃着就忘记这些玩意本来的样子了,甚至最后连八条腿的花蜘蛛也吃的不亦乐乎,凉拌蚂蚁蛋更是连连叫好。
而那鲜美的菌子汤,差点让他把自己的舌头也给吃掉了。
“你们几个谁愿意留下来做这个通海都督么,要是愿意,我可以向朝廷荐举一下。”
程处默牛见虎几个倒是齐齐一愣,留下来做通海都督?
大家不免犹豫起来了。
这里可是滇地了啊,论理应当是属于云南道的,只是现在秦琅这个岭南经略带兵设立,自己临时兼了通海都督一职,但却又让安南都护府代管,实际上就是脱离云南了。
但是呢,这里遍地蛮夷各部,爨氏在这边又依然有很强的影响力。
虽新设了六州,但这里根本没几个汉人。
通海都督府的东南,以河口为界,原来沿南溪河开拓设立的几个州县,这次也都划入了通海府。
甚至原来东面侬人河两岸的和蛮孟氏部和句町侬氏部地,也都划入了这个通海府。
论地盘,那确实是极大。
乌蛮三十七部,这通海都督府下倒是有十三部。
“我知道这里条件简陋,局面复杂,但也正因此,才能突出能力,有机会立功劳。你们要知道,这通海都督虽为边疆下都督府都督,但那也是实打实的从三品职位,与上州刺史同阶。”
从三品那也是三品,三品以下分正从上下,而三品以上只分正从。
三品是个高级官员的门槛,一入三品,那就是紫袍玉带的高级官员。程处默牛见虎等人都还很年轻,既依托了家世,也借助了机遇,这才能有如今总兵水师舰队的机会。
可就算如程处默,早早就跟秦琅去了丰州河套,并一直在胜州呆了好几年,在那边打了不少仗,喝了好几年的西北风,这才勉强坐稳了四品官阶。
但想从四品再升上三品,可就难了。
没有点特殊功劳,想按部就班的升上去,估计没个十来年也没可能。
可是现在,有一个难得的机会摆在面前。
雪狼出擊 鐘表
临危受命,借着远征南蛮的机会,由秦琅举荐先检校,然后再转正,干上三五年,这从三品也就稳下来了,以后借此迁转他官,这三品不就妥了。
紫袍啊。
想想就让人心动。
“我们不够资格吧?”程处默心动了。他现在是太子左卫率中郎将,四品武将,这次出来一年多了,提督北洋水师舰队,也着实立了些功劳,但就算稳定了这个位置,转正水师提督,那也只是个四品武职。
大宋桃源 白翼龍
牛见虎几个都没吭声,虽然也很心动,可他们本品更低,不像程处默有过胜州刺史、太子左卫率中郎将等履历,从三品通海都督这样的要职,他们想都不敢想。
哪怕是个过渡性质的边地都督,他们也不敢设想。
“老程,还想啥啊,当然是赶紧谢过三郎,以后可就天天有花蜘蛛、蚂蚁蛋吃了!”牛见虎一巴掌拍在程处默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