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ainu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燼神紀 txt-第九百八十八章 三個條件分享-79zuy

燼神紀
小說推薦燼神紀
“以前是这样的,不过自从我们大家进阶金丹之后开始,这种思想联系便更趋于独立,到如今,只要是其中一个不主动联系,那这种神识联系便不会有的。”独孤灭还是笑着解释道。
“那,这么说来,其实你们应该算是独立的个体了?”北门婉又问了一句。
“是。”
不知为什么,这北门婉听到这独孤灭肯定的回答之后,心中竟然暗自松了一口气。
“灭儿,你还认我这个师傅?”瞒有深意地看了女儿一眼,北门博转过头来,笑着对独孤灭道。
“是,一日为师,终身为师傅,弟子永远都是师尊的弟子。”独孤灭恭敬地道。
“那好,既然如此,师傅的吩咐,你一定会照办了?”北门博又道。
“是,请师尊吩咐。”不知道师傅有什么要求,不过这独孤灭还是咬牙应了下来。
“老夫一生便只这么一个女儿。”北门博指了指北门婉道。“一直以来,为师想要找一个能对她好,又配得上他的年轻俊杰为其夫婿。”
“父亲,你说什么胡话。”一听这父亲开口竟然说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又是在自己心仪的人面前,这北门婉一时羞的便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呵呵,傻孩子,咱们修道之人讲求的便是一念通达,你那心中既然有情之一字挂碍,不得结局,那谈得上通达二字。再者说了,我们修的是魔功,魔功要义,就是放情纵念,凭心而为。有什么好害羞的。”北门博哈哈笑着拍了拍女儿的头,又转头看向独孤灭道。
“想来你也感觉到了婉儿对你的情意,说来老夫对你也是极为满意,本意是要将婉儿许配于你的,只是你作的事情,要说老夫心中不无谛结那是违心。如今老夫还是要将女儿许配于你,不过其中却有几个条件。”
春秋戰國
農家小酒娘
“请师傅吩咐。”抬头看了一眼北门婉,看到她那有些羞喜,又有些躲闪的目光,独孤灭再无他想,一口便应了下来。
说来,这一段时间相处,那北门婉对于自己的感情,他自然是能够感觉得到的,从内心来讲,他也是极喜欢这个女孩,感情之事也算得上是水到渠成,没有什么好避讳的。
第壹女仙by錦繡葵燦 錦繡葵燦
“好,你倒痛快。三个条件,其一,你既然能够如此年轻便拥有元婴极境的修为,想来那天云宗中必有异宝,老夫的第一个条件,便是让婉儿与你一般,成为元婴极境修士。”
说完这一句话,北门博定定看着独孤灭,看着他的反应。
说实话,这一个条件就有些漫天要价的意思,能够让一个修士,没有任何隐忧地将境界提升到元婴极境,那样的宝物,其价值之大是难以想象的,在他来想,那天云未必愿意出这个代价的。
“这个弟子应下了。”没有任何犹豫,独孤灭一口应了下来。
此事若成,那么今后这北门婉便是自己的妻子,对于妻子,独孤灭还有什么舍不得的。再说了,如今那乾坤世界之中,已经收集到足够的合用真血,慕容施正在加紧实验,一种能够大幅增加修士体魄的淬体灵丹用不了多长时间便会问世,到那时候,有这灵丹与那三转盗天丹配合,助这北门婉破入元婴极境并不困难。
那独孤灭一口应下,倒是让这北门博明显一愣,而那北门婉却是一阵欣喜。她倒不为那境界的提升而高兴,所喜的是,这独孤灭为了自己,竟然将如此难的事情都应了下来。在她心中,那种宝物怕是要费尽独孤灭极大的心力才能得到的吧。
“好,第二宗,将一件神器作为婉儿的聘礼。”慕容施又一次狮子大开口。他自然是想要女儿有一件神器作为自己的本命法宝。
異世之煉器宗師 葉歡
替嫁契约,我的坏老公 纯色、泡沫
“这个弟子也应了,只是师傅,若是想要婉妹炼化这神器为本命法宝的话就不必要了,本命法宝随着本人的成长,逐步进阶那是最好,婉妹如今的法宝已经是中品道器,弟子也有信心,让她的本命法宝,随着修为的提升,最终进阶到神器的。”独孤灭道。
“哦,你倒是口气不小。”北门博满是戏谑地看了独孤灭一眼。
说来作为大周帝君,除了自己的本命法宝以外,他的手中倒还是有着其它两件低阶神器的,可是那两件神器实在不太适合自己的女儿,所以就想着乘此机会,能不能通过这独孤灭,为自己的女儿找到一件更加合适的神器,不想独孤灭竟是如此说法。
那意思,神器可以作为聘礼,不过自己未来的妻子却是不须要的。
“第三件,嗯,你既然是我弟子,我的衣钵自然会传于你,不过老夫总觉得有些吃亏,所以这第三件事情,便是以一种魔功神通作为交换,哦,对了,你教给婉儿的那什么心演之术不算在内。”
这一项,自然是北门博对于这个弟子骗了自己的一种报复了。至于神通,分为血脉传承神通,与道法传承神通,那血脉传承神通别人是学不去的,只同相血脉觉醒,才会觉悟。而这道法传承神通,却是可以通过教授来学习。神通又不同与功法,那是一种术法的应用,比如普通炼武者,所习分为内功心法与招式,而这神通就好比这招式。
那北门博话音刚落,却见这独孤灭将手一番,手中便出现一个古朴的石盒。
“这门神通名为大天魔舞,还请师尊笑纳。”独孤篪拿出的这一大天魔舞神通,自然是一门身法类的神通,很是适合魔修修练,此一神通,虽然比不得那传说中的缩地成寸,大瞬移,和空间大挪移等诸般绝顶的最高阶的转移类神通,确也极是了得。
而且,此一神通,比之那缩地成寸,大瞬移,和空间大挪移诸般单纯的转移类神通来,亦有自己的长处,相比来讲,这一门神通更加适用于临敌对战,用之,不但有惑敌心目之奇效,而且那身法漫妙如同舞蹈。
果然,这独孤灭拿出这一门神通出来,实实让这北门博吃了一大惊。“大天魔舞?果真是大天魔舞?”这北门博不可置信地将那石盒接在手中。
也怪不得他吃惊,此一神通的大名,他可是久有所闻,这南方元始真魔一族中,一直以来便流传着许多传说,据言上古之时,其魔族之中却是有着极为高妙的一些神通,其中六项最为高阶的神通被真魔诸族以六艺称之,而这六项神通皆以大天魔冠名。
这大天魔舞,便是这六艺中之一种。只是在那荒江一战之后,这些个神通大多遗失,而那原始真魔一族口口相传的六艺也仅剩下两种,而且还是残缺不全。比如六艺中的一种大天魔掌,便是这北门家祖传的神通。
“正是大天魔舞。”独孤灭一边看那北门博小心地打开那石盒,自其中取出一册典籍细细翻阅,一边笑应道。“弟子侥幸,于上一次游历荒江古战场之时于那江底偶然得之。”
“江底,灭儿说的莫不是那魔尸蛰伏之处?”听了这独孤灭的话,北门博翻阅典籍的动作不禁停了下来,他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对方问道。
“是,师傅猜测的不错,正是那魔尸蛰伏之处。”
“你,唉,你这孩子,胆子可是太大了些,那魔尸,那魔尸可是能够轻易招惹的?就连为师也不敢轻易招惹于它,不然的话,这南北两族明知上古许多至宝典籍遗落于兹,却不见有两族大能前去搜寻?
咦,不对,老夫想起来了,据下面传来的消息,似乎不久之前,那荒江之底的魔尸气机忽然消失了,难不成你们?……。”这北门博忽然想起一事,有些手抖的指着独孤灭,神色变得怪异起来。
“师傅猜测不错,如今那魔尸已然被驯服,镇于卧虎山中。”
“莫不是你那天云师尊出手?如此也好,倒是为这魔界除去了一大隐患。”这北门博将那收服魔尸的功劳算在了伏老等人头上,独孤灭却也不好说是自己所为,这话说将出来,怕是太过惊世骇俗了,所以只好闭口不言。
“既然收服了魔尸,想来那荒江之底,上古遗落下来的许多宝物,灭儿你们定是收获不少吧?”这北门博笑问道,那心下倒是为这弟子感到高兴。
上古大能遗宝,便是他这样的存在也会眼热不已,象独孤灭这一阶别的修士,若是能够有幸得到一件两件的,那真可称得上是大福缘了。
“是,那荒江之底倒是有些东西,只是年代久远,大多都是灵性尽失,其堪用者千不存一。就连这本书也是因为其载籍之纸张为莽荒神兽之皮炼制而成,才得完好保存下来。”独孤灭指着那北门博手中所捧书籍恭敬言道。
“哦,也是,岁月如锉,这世上又有几样事物能够经得起岁月的磨蚀。”那北门博听了这独孤灭的话,很是感慨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