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4lz6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逍遙小地主-第四百七十八章 又見雪飄過-34zdp

逍遙小地主
小說推薦逍遙小地主
送出去了五万两银子,一家伙又丢了三十万两银子,临江小地主傅小官的心情很不美丽。
他茫然的在宫中走着,信步就来到了商业部的官署外。
他探头探脑的瞧了瞧,大家都很忙碌,这很好,没他啥事了。
未來校園暢想曲 山峰長白草
下班,回家!
名門正妻
得把《理学法典》整出来,趁着这时候还有空暇,给秦秉中秦老送去。
他出了宫门,苏珏反倒是愣了一下,没料到这小师弟又翘班了。
二人回到了傅府,傅小官跑去了主屋和虞问筠亲热了一番,才知道董书兰带着苏苏也去了宫里。
“你昨儿不是说要拜见一下姑姑吗?书兰就带着礼物去了,顺便问问贫民区那一片的事儿。”
“小楼呢?”
“带着苏柔去了四通钱庄,另外就是小楼说那两处楼,一处命名为余福楼,一处命名为四通楼,这两处楼前些日子就谈好了许多商家,今儿个是那些商家入驻的日子……你要不要去露个脸儿?”
傅小官想了想,摇了摇头,“算了,让小楼自己处理这样比较好。”
虞问筠白了他一眼,“懒就是懒,还找什么借口?”
嫣然陌回首
傅小官笑了起来,手就有些不受控制,逗得虞问筠娇、喘涟涟面红耳赤——“太医说了,不可以,万一、万一孩子有个啥,你给我出去,等书兰和小楼回来了侍候你!”
十宗罪3 蜘蛛
傅小官哈哈大笑,心情顿时好了不少——岳母欺负我,我就欺负你女儿!
这笔账,算是讨回来了一成利息,待以后本少爷慢慢在你女儿身上收回来。
他愉快的走了出去,拿出笔墨纸砚,又坐在了陶然亭中,开始继续写《理学法典》。
至午时,这本《理学法典》算是写完了,董书兰和燕小楼也差不多前后脚回来了。
这陶然亭里顿时热闹起来。
“我问过了长公主,长公主说那片贫民区皇家并没有产业,那些房产都在贫民区的少部分人手里,他们是这金陵城的土著。”
“哦……”傅小官想了想,“这事儿你就先放下,等李金斗那三个儿子来了,我让他们去处理。”
“你真想要买下那地方的房产?”
“得看看价格如何,如果太高就暂时不管。”
“有什么意义?”
“土地,金陵城寸土寸金,而今也就那片贫民区没有重新规划建设。那一片的人十有八九都去了南山,我是打算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在南山安家,所以这个时候若是能买下来贫民区的那一片地……最多在手上放两三年时间,就会暴涨。”
董书兰一听就明白了,燕小楼想了想有些不明白,苏苏过了数息也明白了,她瞪了傅小官一眼,坐在了秋千上,小嘴儿里吐出了两个字:奸商!
董书兰笑了起来,看向傅小官,问道:“这么说你开发南山为的是贫民区的那一片地?”
“也不尽然,我也是想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这是双赢的事情,以后南山作坊正常运转,他们能够在作坊里做工,我们也可以在南山设置学院医馆,他们的孩子能够受到免费的教育以及医疗。”
说是这样说没有错,可董书兰明白若是真把那片偌大的贫民区给买了下来,等虞朝之经济恢复甚至增长之后,再将贫民区全部推平了重建,那将是多大的一块肥肉啊!
“那……这事儿你可得抓紧一点,还有十二天可就过年了。”
“嗯,”傅小官看向了燕小楼,“今儿余福楼和四通楼开业如何?”
“一切都很是顺利,这可全靠书兰姐之前就谈好了许多商户,我不过就是和他们签订一下租赁合约,收收银子罢了。”
燕小楼顿了顿,问道:“旧墨斋的老板向南问我,他想要在关西道的银州开设新的砚坊,能不能也采取这股份的形势在四通钱庄进行融资?”
“旧墨斋是啥?”
“上京最好的笔墨纸砚就出自旧墨斋,当然现在他的纸赶不上咱们西山的纸,可他的砚台却极为有名,就连皇室,也是用的他的笔墨和砚台。”
傅小官想了想,“这事儿你让李大掌柜去处理,让他根据我们的评估条陈逐一核对,满足条件,这旧墨斋自然可以发行股票。”
“嗯,我下午就去和李大掌柜说说。”
看来这新事物慢慢的被这些商人们接受了,傅小官仔细的想了想,明年新的试点县郡一旦颁布,恐怕许多的商人都会闻风而动。
想要发行股票者恐怕也会多起来,上京的商人还好办,若是有别的州府的商人也要融资,可不能让他们在本地瞎搞,明儿得上朝,送了陛下三十万两银子,可得让陛下颁发一道旨意:股票发行需要资质认证,而今虞朝唯独只有四通钱庄一家,违者……查封所有资产,流放千里!
倒不是傅小官想要搞这垄断,他是真怕有人瞎搞到时候卷起银子跑了,许多投资者损失惨重,往小了说会让天下人对股票以及未来的股市产生怀疑,往大了说,万一受骗者众,围攻州府衙门可就不好看了。
雪又纷纷扬扬的飘了下来。
一众人等去了离宸轩用过午饭,傅小官正打算带着苏珏去秦秉中府上,没料到李正又欢快的跑了过来。
“少爷,昨儿晚那女子来了。”
傅小官一怔,昨儿晚什么女子?
“就是送钱的那四个人,其中不是有一个女子么?”
“哦……”傅小官想起来了,就是指过他鼻子的那女子,“她来干啥?”
“说是要和少爷您单独聊聊。”
“这大中午的聊啥,没空,去把她打发走。”
“小人领命。”
幼童走失母揪心?民警寻找谱真情 著
光头女孩记 庭院深深
李正跑到了门口,看了看这漂亮的女子,说道:“我家少爷说,这大中午的聊啥,没空,请姑娘回去。”
边蓉儿一愣,大中午的聊啥……这意思是……她深深的吸了一口凉气,这意思是晚上才有空聊了?
晚上!
晚上是一个有很多含义的词,
她抬头看了看天上飘飞的雪花,这么冷的天,晚上还能在哪里聊呢?
奇劍 金王
她咬了咬嘴唇,对李正说到:“那就麻烦小哥给傅公子说一声,奴家、奴家晚上来找傅公子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