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6oej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日月風華笔趣-第四六五章 天降鳥人推薦-p58xx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
蒋千行没有否认,只是笑道:“答案对你很重要?”
萬界封神
“很重要。”秦逍认真点头道:“我相信蒋大爷会给我一个答案。”
蒋千行叹道:“即使上次之事是蒋某派人所为,今日秦令吏也算是一血前仇了。”抬手指向百步巷,冷笑一声道:“今日你伤了青衣堂几十号人,这些人以后的生活都要着落在蒋某身上。”
秦逍目光一冷,道:“如此说来,你承认上次是你派人行刺我?”
“青衣堂是京都大帮会,你与青衣堂结仇,自然要随时准备应付各种不测。”蒋千行冷冷一笑。
秦逍点点头,道:“既然你承认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什么意思?”
“上次你派人行刺,今次布局欲杀我,也就是说,你前后两次想要取我性命。”秦逍盯着蒋千行眼睛道:“你说今日之事到此为止,只可惜现在如何结束不是由你说了算,而是由我说了算。”缓缓站起身,逼视蒋千行:“两条手臂!”
蒋千行一怔,目光划过寒芒:“两条手臂?”
“你自己砍下自己的两条手臂,我今日就可以放你一条性命。”秦逍神情冷峻,一字一句道:“一个人无论做出什么决定,总要承担后果和责任。”
蒋千行似乎听到很好笑的事情,大笑道:“你想让我砍下自己的双臂?秦逍,你当真以为能登上这座楼,便可以主宰我的生死?”脸色一沉,神情阴冷,淡淡道:“你知道我是谁?”
“你刚才说过。”秦逍道:“青衣堂坐堂蒋大爷!”
蒋千行冷笑道:“那你可知道,京都城内,青衣堂有五百门人,青衣堂所控制的产业,远不是你所能想。”
“我知道!”
“那你可知道,蒋某创建青衣堂之前,曾经在皇城之内担任龙鳞禁卫。”蒋千行缓缓道:“现如今的龙鳞禁卫大统领,是我的朋友。”
“我不知道!”
重生之都市仙尊
“那你当然知道,你自己不过是兵部的一名小令吏。”蒋千行也是直视秦逍眼睛:“你的武功确实不错,胆子也确实很大,可是在这京都城,你依然只是蚂蚁一般的存在。不要说你想取走我两条手臂,只要你动了我一根头发,我可以保证你在京都城生不如死。”
秦逍看着蒋千行,忽然哈哈笑起来,蒋千行冷声道:“你笑什么?”
“蒋大爷,你是不是聋子?”秦逍叹道:“我刚才说的话,你当真以为我是在说笑?我今日明知这里有陷阱都敢来,难道还会害怕你以后报复?还有,我说过,有恩我必报,有仇我也不会放过,我让你斩下两条手臂,你舍不得,难道你真的想将这条命送给我?”
蒋千行目光如刀锋般盯着秦逍的眼睛,伸过手,从另一名青衣壮汉手中拿过刀,缓步上前,距离秦逍不过三步之遥停下,看着秦逍道:“我最后说一次,带着你的女人,从这里离开,今日之事,到此为止。”
“我最后说一次,砍下你自己的双臂,否则你这条命今日就没有了。”
“看来你很喜欢将事情做绝。”蒋千行冷冷道:“年轻人还是要讲一些德行的好。”
秦逍点点头,诚恳且认真道:“但凡是我的敌人,我绝不会让他有后路,一定会斩尽杀绝。”
“你当真敢杀我?”
秦逍一只手拿着沾有血渍的大刀,另一只手则是伸过去将桌上那只极为考究的茶壶提在手中,壶嘴对着刀身,以茶洗刀,很平静道:“京都市井帮会青衣堂,绑架一名无辜的船娘,而这名船娘刚好是兵部库部司令吏秦逍的朋友。于是秦逍登门要人,却被青衣堂的帮众围攻,青衣堂坐堂老大蒋千行不但出口威胁,而且持刀意欲对朝廷命官下狠手,令吏秦逍迫于无奈,奋起反抗,为了自卫,诛杀了蒋千行……!”抬起头,看向淮阳小侯爷,微笑道:“小侯爷,不知道到时候你是否能为我作证?”
淮阳小侯爷睁大眼睛。
復仇寶寶:總裁爹地太惹火
“其实小侯爷不作证也没有关系。”秦逍叹道:“青衣堂是京都最有实力的帮会之一,背后有靠山,手底下养着一群恃强凌弱的恶狗,所以京都的人们当然相信,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令吏秦逍绝无可能跑到青衣堂的地盘来闹事,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就更不可能与青衣堂拔刀相向,所以他们会很同情令吏秦逍,一定会相信年轻的令吏是迫于无奈才奋起抵抗。当然,朝廷如果派人侦办此案,一定会查清楚事情的真相,我听说紫衣监在京都处处是眼线,今天发生在这里的一切,其他衙门就算不知,紫衣监也一定会查得清清楚楚。”
蒋千行眼角抽动,握刀的手已经微有些颤动。
“你曾经是龙鳞卫,这是我没有想到的。”秦逍将茶壶中最后一点茶水倒尽,茶水混着刀上的血水滴落下去,声音镇定自若:“不过那是从前,你现在不过是一名普通的市井百姓,我至少还是一名令吏,七品小吏在小侯爷这样的贵人眼中不值一提,可毕竟也算是朝廷命官,市井帮会的大人物要谋害朝廷命官,相信大唐律也不会去偏袒一名帮会的坐堂大爷,蒋大爷,你说是不是?”
蒋千行死死盯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在京都混迹多年,三教九流的人物见识过无数,可是在自己的印象中,却很少见到眼前这样的年轻人。
年轻人不但武功了得,而且胆识过人,最要紧的是,此人竟然有着与他年纪实在不相符的冷静和成熟,这种冷静甚至会让人感到恐惧。
“所以,你最后的选择,是宁可不要性命,也要保住自己的双臂?”秦逍将茶壶丢开,抬臂举刀,刀锋指向蒋千行:“我有没有说错?”
蒋千行眼角抽动,他握刀的手胡忽紧忽松,似乎还在踌躇,身后的淮阳小侯爷却已经叫道:“蒋老大,你刀法了得,不要怕他,他不是你对手,你帮本侯宰了他,他要是敢伤你,我一刀砍死这个女人。”
球在脚 dlee
蒋千行握刀的手一紧,却没敢轻举妄动。
“你要是连他都打不过,还做什么老大?”小侯爷见蒋千行不动手,怒道:“趁早换了别人来当这个老大就是。”
蒋千行眼中划过怒意,但顾忌淮阳小侯爷的身份,自然不敢反驳。
此时淮阳小侯爷在后面叫喊催促,倒是让蒋千行骑虎难下,最要紧的是,秦逍铁了心要他砍下双臂,自己堂堂青衣堂坐堂大爷,若真的砍下自己双臂,且不说这青衣堂大爷的位置不保,日后想在京都吃口饭也不成。
没有了双臂,便是废人一个,身后那位贵人也绝不可能让自己继续在青衣堂待下去,即使自己现在是青衣堂大爷,到时候也会被干脆利落地扫地出门。
美漫之大冬兵
离开青衣堂,没了双臂,那是生不如死。
自己这些年发展青衣堂,在京都与无数人结仇,自己如果是青衣堂大爷,那些人自然不敢招惹,可是如果成为废人被扫地出门,就连街上的一条恶狗都能将自己咬死。
看着秦逍那冷厉的眼睛,蒋千行终于明白,自己今日真的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自己本是布下陷阱捕捉猎物的猎人,可现在猎物不但撕裂了陷阱,反而瞬间变成了猎人,而自己却成为了猎物。
蒋千行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唯一的道路,只能是拼死一搏。
他深吸一口气,脚下护底斜而向前,闪到一张凳子边上,一只脚踢出,那只凳子挟着呼呼风声,只向秦逍飞过去,而蒋千行也已经跟在凳子后面,两手握刀,神色冷厉,挥刀直向秦逍冲过去。
刀光闪过,秦逍出刀迅疾凌厉,凳子从中被劈开,也便在这一瞬间,蒋千行的身影已至,双臂握刀,大刀已经临头照着秦逍直直砍落下来。
淮阳小侯爷脸上显出兴奋之色,秋娘虽然知晓秦逍武功了得,却还是紧张无比,漂亮的眼眸子里满是惊恐之色,想要出声,但嘴巴被堵上,根本发不出声音。
眼见得大刀便要砍落在秦逍头上,秋娘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在小侯爷和秋娘的眼中,蒋千行的出刀速度不可谓不快,能够坐镇青衣堂,若是手头上没有真功夫,自然难以服众,也坐不稳那把椅子。
他的刀很快,可是在秦逍的眼中,也许比那些青衣帮众要快得多,但却依然很慢。
他的身形侧闪,蒋千行大刀砍落下来,却砍了个空,而秦逍在闪动躲开这一刀之际,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吼,反手就是一刀砍落,小侯爷根本没有看清楚秦逍如何出刀,只见到刀光砍落后,鲜血飞溅,秦逍反手一刀,竟是迅疾无比砍落在蒋千行左臂的手肘处,生生砍断了蒋千行半截子手臂。
速度之快,在手臂飞出的一刹那,蒋千行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
等他感觉到疼痛时,秦逍已经欺身到了他身边,探手抓住了他剩下的半截手臂,带着他向外廊冲出两步,借着向前冲击的惯性和速度,秦逍大喝一声,注力手上,将蒋千行整个人向前猛地丢出,身在半空的蒋千行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整个人就像一块被抛出的石头,从小侯爷身边飞过去。
百步巷内的青衣帮众们虽然不敢回到院内,但除了一部分人帮助同伴包扎伤口,大部分人都是一直仰头望着青衣楼上。
也就是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看到,一道身影就像大鸟一样从五楼的屋子里飞出来,越过外廊的栏杆,随即以一道优美的弧线迅速下落,众人还没有看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很快就听到院里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从五楼被丢落下来的青衣堂蒋大爷,重重砸落在院子的青石板地面上,青石板地面被震裂开来,便是边上的几块青石板也都碎裂,而蒋大爷也是皮开骨裂,瞬间毙命。
——————————————-
ps:双倍月票时期,求票,谢谢弟兄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