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lxv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討論-第480章 圖窮匕見!看書-6kq46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我真不是大魔王
明白?
当然明白!
不止是他们的父亲,就是从小苦读兵法的他们也懂李云逸这句话里的意思。
现在大周铁骑肆无忌惮直接冲来,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必然是楚京。至于其他地方……除了一些重要的郡城之外,铁骑入境,根本不会做任何的停留,最多只是稍微休整一番,就要朝下一个城池发动冲击。
这样的局势下,看上去他们宁国和焦国败得很惨,但实际上,除了城池的掌控权,其中的平民并没有受到多大的冲击,起码现在来看是这样的。
破城。
不屠民。
除非有血海深仇的那种。
这也是各大王朝不成文的规定,如腾国那样,它虽然经历了一次灭国,但其中平民并没有缺失多少,这也是腾国能在很短的时间里重新恢复国力的原因之一。
但是——
一旦南楚王朝的大军进入,王朝级别的大战一旦打响,那局势和现在就绝对不一样了,定然是一片民不聊生的惨淡地狱!
可是。
明白归明白。
但是不是能接受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民生?
这还是他们两国能够考虑的事情么?
兵败如山倒!
重生之美味关 春阳木
再不出手遏制大周铁骑的冲击,恐怕不用半个月的时间,连他们的都城都要被推平了,灭国之危就在眼前,他们还能顾得上其他?
“我们愿意承担!”
焦国太子宁国太子互视一眼,几乎同时说出这样的话,却看到,李云逸的脸色瞬间一寒。
“你们愿意?”
“那谁为我南楚子民承担?”
“简直荒谬!”
焦国太子宁国太子两人只感觉狂暴的煞气铺天盖地的压来,纵然他们都曾带兵打仗,经历过生死铁血的磨练,但在这个时候,即使跪在地上,他们都隐隐有种无法自持己身的感觉,根根汗毛竖起,骇然惊恐。
王威!
王者之威不可抗衡!
但。
背后就是他们两大诸侯国的命运,他们当然不肯就这样放弃。
来势汹汹?
来势汹汹不还是你们南楚搞的鬼?
两个王子眼底有血色涌动。
周庆年前两天在楚京北城降临被逼退之事早已通过他们在楚京的探子传了回去,虽然周庆年一直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但莫虚“周武王”三个字,他们猜出周庆年的身份并不难。
更何况,还有后者临走前的那句狠话。
报复!
这就是大周对南楚赤裸裸的报复!
但是,这样的腹诽他们当然不敢当着李云逸的面说出来,而是以另外一种方式。
“难道王爷真的要公然舍弃我宁国和焦国不成?”
舍弃!
他们在逼李云逸说出这两个字,赫然有种鱼死网破的架势,让风无尘邹辉脸色大变,差点以为李云逸当即就要出手了。
这是对王家威严的挑衅!
可就在这时,让他们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舍弃?”
“谈何舍弃一说?”
“正如腾国,若是他也再灭一次,本王定不会坐视不理,等战事过去,定会帮他重建。”
“宁国和焦国也是如此,这是本王的责任,也是王朝的义务。否则,本王如何能面对各大诸侯王昔日对我南楚的守护?”
重建?
那也得等国破了吧!
用喂马的时间去奔跑 蒌蒿
你在咒我?
焦国太子宁国太子闻言,一张脸都要绿了,心头怒火喷涌,一时间却难以说出一句话来。因为李云逸这番话中规中矩,完全没有任何把柄能被他们抓住的。
真要灭国?
两人心焦如焚,脸色惨白,想起临来时他们的父王曾给他们下的死命令,眼前发黑,险些直接晕厥在地。
但是,面对李云逸,他们如何能强行逼迫?
“请王爷垂怜……”
宁国太子在哀求,可以说姿态已经放低到了极点,就差说出当牛做马这种话了。
焦国太子也没有好到哪里去,眼底一片灰白,似乎看到了他们两国的末日。
重塑?
重塑又如何?
腾国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虽然在南楚的帮助下完成了重塑,但国民流逝至少达到了三成,百废待兴不说,经济国力至少一下子倒退了十年之多!
这也算重塑?
而正当两人几乎要被心头的绝望淹没之时,突然。
“要说让我南楚出兵,也不是不可以。”
嗯?
听到李云逸如自言自语的话,两人的头立刻抬了起来,眼神灼灼,就像是个溺水之人突然看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妄图抓住。
有转机?
这时。
“宇文元元帅坐镇北方,距离也不算太远,五六天应该能够抵达,待那时,你们两国应该还能撑得住吧?”
“撑得住,撑得住!”
“完全没问题!”
超级监狱系统 时势造英雄
宁国太子焦国太子两人狠狠点头,那叫一个迫不及待,生怕自己慢了一会李云逸就会收回成命。但见,李云逸说完这些之后,又似乎想到了什么,皱起眉头,摇头道:
“不行。”
“这样还是不行。”
“宇文元老元帅虽然执掌军权数十载,对各种军法都有研究,但你们两国行兵之法从来都只在诸侯国内流通,不曾上秉,更无法相融,这样的战局,让宇文元老元帅如何把控?”
“只怕不等大周铁骑来到,就自己乱了。”
自己乱了?
焦国太子闻言一滞,几乎是下意识循着李云逸的角度问。
“那依王爷的想法,我们应该怎么配合宇文元老元帅?”
但是,就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没有看到,一旁宁国太子看他就像是在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眼神。
怎么配合?
这还用问么?
宁国太子聪慧,甚至不等李云逸话音落定,他就已经猜到了后者到底要说什么,心头早已掀起惊涛骇浪,无法自持了。
不等他确定。
果然。
“也有办法解决。”
“如果你们愿意把镇国兵符交于宇文元老将军,把所有兵权暂且归于一处,这样的话,宇文元老将军定然更容易行军抗衡大周铁骑,护佑尔等国都。”
兵权!
镇国兵符?!
李云逸在说出这两句话的时候声音很是平静,就像是在说今天晚上吃什么一样,但是,当它们传入焦国太子宁国太子两人的耳中,却无疑于春日第一道惊雷,把他们彻底劈傻了!
“果然!”
“这就是他的打算!”
宁国太子心头狂震,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镇国兵符!
有镇国二字,当然不是军野普通一军一营的兵符那么简单,它是自从南楚建立后,遭受大周为首的各大王朝围剿,各大元帅拼命护主,不仅诞生了各大诸侯国,而镇国兵符,那就是那个时候诞生的产物。
入棺拜堂 古冰倩
它代表着,各大诸侯国日后只需要遵守南楚铁律,军马不得超过自家品阶规定的数量即可,至于兵马调动权,就像镇国兵符一样,全都在各大诸侯国手中!
换句话说,这就是他们可以拥有自己私军的证明。
可是现在——
李云逸竟然想把它们收回去?
如果是在其他时候,李云逸若是下了这样的一道王令,定然会使得各大诸侯国声浪爆发,纷纷拿起昔日铁律守护自己的利益。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毕竟。
国以兵强!
没有强兵掌控,还算什么国?
充其量不过是南楚的工具而已。
但是现在。
他们能反抗么?
“什么路途遥远,无法支援?”
“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宁国太子跪在地上低着头,望着膝前的地面,满眼都是愤怒和不甘。
图穷匕见!
从一开始,甚至当他们发出求援的飞鹰时,李云逸就已经做好了这样的打算,用这样的方式,借机直接卸掉他们的兵权!
暂借?
李云逸虽然是这么说的,但谁能相信他会说到做到?
更何况,自己这一方曾得罪过他……
一想到这里,宁国太子的一颗心狠狠提了起来,再也放不下去了,身边的焦国太子也是一样,瞠目结舌,似乎没想到李云逸竟会来这么一出。
来自冥界的公主
卸兵权!
李云逸这是想让他们死啊!
这时。
一旁的风无尘邹辉也是大吃一惊,讶然望向李云逸。实际上,就在第一次李云逸说路途遥远的时候,他们心里就已经泛起了嘀咕。
这样的理由,绝对不是李云逸的风格。
李云逸的风格是什么?
犯我南楚者,虽远必诛!
直到现在,当李云逸说出“镇国兵符”这四个字,他们才终于明白了其中原因,心头震颤的同时,只有四个字——
界仙缘 孟川
心狠手辣!
李云逸的这一手,玩的实在是太漂亮了!
长生问途 若疯便成魔
轻描淡写间就把焦国和宁国逼到了绝路上。
交不交?
不交?
那就等着灭国吧。
我南楚可以出兵,但路上再拖延个两三日,完全可以等你宁国焦国的国都破灭,再进去收场。
交?
国之名号可以保住,但从此之后,国不将国!
事实也是如此,没有了独立兵权的诸侯国,真的还是国么?
哪怕你自称是国,又会有谁看的起你?遇到什么事,不还得靠李云逸和南楚的力量?这样久而久之……
王心不在,终会破灭!
风无尘邹辉玩味地看着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却早已大汗淋漓的宁国太子焦国太子,笑而不语。
这时。
“快些考虑。”
“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李云逸淡淡的声音传来,宁国太子焦国太子只感觉如泰山压顶,连呼吸都变得越发艰难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