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5dm0熱門都市异能 承包大明 txt-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一次鑄幣,終生使用讀書-np8xs

承包大明
小說推薦承包大明
“对了!”
郭淡突然想起什么似得,从带锁的保险柜里面拿出一份契约来,递给徐姑姑,道:“这就是你们一诺保险接下来的任务。”
末日边缘录 星星的叶子
徐姑姑接过来一看,诧异道:“价格保险?”
郭淡道:“一诺保险毕竟只是保险,那么用什么理由去团结那些自耕农,帮助他们销售粮食,这自然还是得与保险有关,价格保险,简单来说,就是确保农场品的价格,当低于契约中规定的价格时,我们将会给予自耕农补助,将这部分价差给他们补上,如此一来,他们就没有道理不跟我们合作啊!”
“妙啊!”
——————
徐姑姑不禁眼中一亮,看着郭淡,不可思议道:“你这…这都是怎么想出来得?”
郭淡呵呵道:“这术有专攻,我也不知该如何解释,就好像我怎么也想不到陛下会将三皇子安排到牙行寄宿。”
言外之意,就是你们政治中那些勾心斗角,那些操作,我特么也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到的。
千億總裁:絕寵傲嬌妻 瞬間繁華
護短寶寶:腹黑相公純萌妻 ~片葉子
“言之有理!”
徐姑姑稍稍点头。
郭淡又道:“不过这个任务要徐徐渐渐,不要马上拿出来,一定要让人感觉,这只是我们一诺保险妥协的产物,而不是我们攻坚利器,以免造成那些大地主对我们的敌意,毕竟我们现在是盟友。”
徐姑姑点点头道:“我明白。”说着,她又问道:“你不去交易大厅那边看看吗?”
郭淡笑道:“当我已经付出数倍的努力,剩下的就只有成功,若是夫人也有空的话,我们可以回房继续我们的蜜月之旅。”
徐姑姑微微一翻白眼,道:“真是抱歉,我还有事要忙你还是过去看看吧。”
穿越之太監皇夫 艷如歌
郭淡幽怨地看了眼徐姑姑,撇着嘴道:“好吧!”
……
这时候的股票,可不是什么大众商品,虽然人人都可以买,但是普通百姓买得意义不大,因为普通百姓也没有什么余钱,不需要理财、投资,毕竟他们都还处在温饱线上。
这是富人玩得游戏。
郭淡玩股市,也不是要割韭菜,他只是…只是习惯用别人的钱,将大家的钱集中起来,统一花一花,不是什么崇高得理由,只是一个非常卑微的渴望。
故此交易大厅最奢华得房间就是贵宾室,至于什么办公室,都非常寒碜。
此时贵宾室里面坐着得全都是富甲一方的大富商,人手一份股份契约,一刻钟之内,一诺钱庄的股份,就已经被他们瓜分殆尽,外面窗口也已经停止售卖,就等着他们签下购买契约。
为什么他们如此钟意一诺钱庄的股份。
因为一诺钱庄干得也算是他们的老本行,做买卖做生不做熟。
首先,放贷。在坐的每一个人都放高利贷,就没有不放的。
其次,铸币。大富商多多少少也都自己铸币。
一诺钱庄股份制后与之前最大的区别,就是增加这两项业务。
有共鸣啊!
一诺钱庄虽然股值三百万两,但却仍是最炙手可热得股份。
“胡总经理,这一诺钱庄放贷为什么还要限制?”一个名叫甑乙酒商向胡渡问道。
胡渡笑道:“我们一诺钱庄的放贷,比之之前的宣传,是做过一些调整,因为当时有不少人反对,今后我们一诺钱庄只放商贷,商人需要周转的话,可以来我们一诺钱庄借贷,但是必须要满足两个条件得其中之一。第一,就是抵押物,这个不用我多解释;
第二,就是技术贷款,名为波三借贷,这主要是因为卫辉府的《波三条例》,相信各位也都听说卫辉府波三的故事,他一个冲水机关,就帮他赚得盆满钵满,我们总经理认为如果能够贷款给这种人,成本低,但是利润却非常高。”
不少卫辉府的商人,纷纷点头。
那波三就是一个神话。
“但是风险也高啊!”
大地主陈三元道:“这技术究竟能够值多少钱,谁又能够判断,还不如抵押物来得实在。”
南直隶的地主、富商稍稍点头。
可见两地商人已经有着明显的区别,卫辉府的商人已经变得非常看重技术,因为卫辉府如今就是走得这条路,而南直隶的商人还是比较传统,土地、银子才是根本,技术比较靠后。
胡渡笑道:“关于这一点各位大可放心,一诺牙行有专门得人才来帮我们甄别,不管是抵押物,还是技术,都是由牙行来负责估算,相信各位都知道一诺牙行的实力,而且如此也可以防止钱庄的员工与外人私相授受。”
甑乙又问道:“可是这与限制有何关系?为什么钱庄不贷款给普通百姓?”
“因为信誉!”
胡渡道:“但凡冠以一诺之名的作坊、店铺,赚钱只是其次,信誉才是第一位得,这是我们总经理一再强调得,商人放贷,倘若失败,最多损失的是钱,做买卖自然是有盈有亏,怨不得谁。
但是百姓借贷,多半都是关乎性命,故此任何放贷得给百姓的人,都可能会被骂,为了不影响一诺之名,以及避免遭受更多的反对,故而我们决定限制借贷。”
江西为什么反抗得非常激烈,导火索都是一诺牙行要低息放贷,这令当地大地主非常不满,这将会伤害到他们的利益。
孙贺天他们这些大地主表示支持。
就该这么做。
因为如今农场品非常走俏,大家也不傻,这人都跑去城里务工,农场品的销售量肯定会大增,而放贷是他们兼并土地的手段,他们当然是支持的。
殊不知郭淡并没有放弃削弱他们的影响力,他必须要将生产力和生产资料从小农经济中解放出来,只不过之前的失败,也让他们看到地主们恐怖的实力,于是他将套路给换了,他让一诺保险去团结自耕农,帮助他们销售农场品,并且祭出价格保险这神兵利器。
一诺钱庄就只负责商人。
胡渡又继续道:“就是在商言商,这一个商人能够抵得上好些个百姓,相对而言,成本非常低,如果面对成千上万得百姓,那可得招不少人,我们集中人力财力帮助商人,所得之利,不比全面开放少。”
大家相互窃窃私语着,不少人是频频点头。
如果面向大众的话,那得开多少分店,才能够满足百姓的需求,这成本自然也上涨。
女人,別裝了 緋雨閑
这时,郭淡走了进来,他身后跟着三个女员工,人手端着一个个托盘,托盘放着一枚枚非常精美的银币。
“郭顾问!”
“郭顾问!”
將夜前傳 騎牛看唱本
大家纷纷起身。
郭淡拱拱手,笑道:“真是抱歉,方才我去安排了一下契税的事,怠慢了各位。”
“哪里!哪里!”
他们哪里知道,郭淡是被徐姑姑给赶过来的。
辛甜未盡時
郭淡手往后面一指,道:“这是我特地为我们一诺钱庄股东制作得一些纪念币,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那些女员工立刻端着纪念币上前。
“纪念币?”
周丰、秦庄他们这些卫辉府的商人皆是一愣,这个他们真不知道,赶紧接过来,摸在手里就感觉不一样,可以感觉到明显的雕刻感,不看都知道上面花纹不是铸成得,而是手工雕刻而成得。
仔细一看,可是要比普通的一诺币精美得多啊!
三千征服记 黑衣者
只见这纪念币一面刻有一张契约,契约上面刻有“一诺”二字,下面刻有“金元宝”的图案,意在一诺千金,还有一面则是刻有一个老工匠正在铸币的画面,这工艺绝对是巧夺天工啊!
而胡渡也非常识趣地将C位让给郭淡。
郭淡坐了下来,道:“各位,这是一种纪念币,当今世上只有一百枚,是我们一诺钱庄找了几个技艺高超的雕刻匠制成的,说实在得,我也不知道值多少钱,因为光手艺费,就比这纪念币的价值要多得多,你们就不要拿出去买东西。”
“郭顾问请放心,这么精美银币,你就是让我们去买,我们也不舍得啊!”
“说得是!就凭这工艺,价值连城,拿去买东西,不得亏死么。”
……
大家对于这纪念币真是爱不释手啊!
太有艺术感了。
在坐的每个人都在把玩着这纪念币,这摸着摸着,一个名叫钱广源的富商突然问道:“郭顾问,这一诺币亦是金银铜铸成的,虽然精美,但与之前的钱币一样,终究抵不过岁月的侵蚀,磨损之后,自然也就不值这么多钱,这也是自古以来,钱币所面临的困难,你们可有办法解决?还是说,今后我们还得出钱再铸一次币?”
这是一个好问题啊!
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看向郭淡。
郭淡笑道:“各位请将契约翻到第十三页。”
众人依言翻到十三页。
郭淡又道:“请看第三条。”
“免费兑换新币?”一人惊呼道。
郭淡笑着点点头道:“每一枚一诺币上面都有铸造年限,若不特别破坏,这一枚一诺币用上十年应该不成问题,从今年开始算,十年之后,每年我们都会回收一批一诺币,然后兑换新币出去,就连铸币费都不用,可谓是一次铸币,终生使用。”
末世寵婚:席少,妳最強
周丰道:“郭顾问,你这…这可真是大手笔啊!只不过…呵呵…!”
他有些患得患失,作为一个消费者而言,这当然是好事,但是作为一个股东,十年之后,换一次,这得亏多少钱啊!
郭淡道:“这钱是有价,但是信誉是无价的,拿钱去买信誉,那是绝对划算的,我说这币值一分钱,它就得值一分钱,如果因为磨损而降价,那我们一诺钱庄就是失信于人,我绝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发生。
这也可以当做对大家信任我们一诺钱庄的一个回馈,话又说回来,要是十年之后,我们还要计较这一点点小损失,那一诺钱庄也没有开下去的必要。”
哎呦!这可真是霸气侧漏啊!
可比朝廷霸气多了。
计较这一点点损失?
听听,这是人话,你这钱庄的利润到底得多高,这股份必须得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