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w2qk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第六百四十六章 收穫與後續讀書-03dmm

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小說推薦我有一個熟練度面板
虚空震颤,
张清元一步跨出,已然是出现在了擎周山脉之外。
此时,
身后的空间大片大片坍塌,伴随着那维持秘境空间的阵法崩溃,整个传承秘境也是随之陷入虚空乱流当中,再也找不到痕迹。
“入口彻底被摧毁了!”
望着身后坍塌消散的空间通道,
张清元有些可惜。
看样子这个传承秘境,应该只能算是当年厚土宗准备的后手之一,类似于多播撒种子的手段。
而非是那种附带着整个厚土宗传承的所有希望所在。
如此一来的话,这里面的传承估计也只是当年厚土宗那庞大传承躯体的一部分,算不得全部的传承。
“不过虽然有些可惜,但这也足够了!”
大秦帝国(套装)
张清元也不是人心不足蛇吞象的贪心之辈。
对他而言,
此次冒险的收获已经足够。
柳道岩和黑袍老道两个真元八重修士的遗产不说,若是能够将这厚土宗这部分的传承都吸收消化,也都足以将他的底蕴提升一大截!
要知道,
此行张清元能够在领悟土之意之后,魔改出真·覆海三叠浪这一门可怕的杀招,其中很大程度都是因为他吸收云水宗各种典籍,以及三川郡各个宗门典籍所积累下来的底蕴结果!
不受束缚的前世灵魂脑洞,
加上这个修真世界所吸收的庞大底蕴,所绽放出来的璀璨之花,即便是他张清元自己都想象不到会达到怎样的一种地步。
星星的图腾 叶秋雪
真·覆海三叠浪的武技阶位难以估算。
但其所表现出来的威力,绝对在玄阶武技这一个层次!
更何况,
在这一次的秘境冒险当中,他还领悟了土之意,并且走到了半步厚土之势的地步。
同时也得到了一份能够增加修士对于土属性力量感悟的灵物至宝!
即便张清元认不出其是什么东西,
但凭借其表现,就可以知道这绝对是不逊色于天一神水的绝对宝物!
此行的所有收获,
任何一件放在外面,都足以让人为之打破头一般的存在。
这些,
已经够了!
张清元也不奢求更多的东西。
不过此时的张清元,也暂时没有太多的心思放在清点收获这上面。
因此,
此时的厚土宗秘境入口,已经是一片狼藉,大地支离破碎,仿佛一副才刚刚历经战火的模样。
“有埋伏?”
张清元身形停立在半空,眼睛微眯了起来,神识警惕地扫视周围。
“诸位这是准备趁火打劫吗?”
望着前方空无一人的虚空,张清元忽然出声道。
像是在自言自语。
漢冠 雨落未敢愁
浑身上下放松到极致,仿佛没有任何的防备。
但实际上,
一旦发生异动,这样一幅闲暇的身体会爆发出怎样的雷霆攻击,没有人会知道。
哗啦!
随着张清元的话音落下,
忽然间,不远处的丛林一阵涌动,茂盛的树叶被一股无形的气流给排斥开开来。
接着就飞掠出了三道身影。
气息强悍,
皆是真元七重后期的高手。
不过三人身上,多多少少有一些的狼狈,还带着一些伤势,看上去才刚经历过一场战斗。
三人现身,
相互对视一眼,
似乎交流了什么。
爆笑穿:贪财小蛮女驾到
面对这来历不明的三人,张清元也没有动作,默默等待。
不一会儿,
其中一个老妪上前一步地道:
“阁下是张清元小友吧,小友不必担心,老夫等三人乃是受雇主邀请而来,对付那柳道岩的援军,剩下的事情与我等无关,雇主不在,老夫等也不会无端端给自己惹上一个大敌。”
那老妪拱了拱手,沙哑锐利的声音有些像猫嗓子。
“只是小友能否告诉我等一些消息,那进入秘境之中的黑袍老鬼如今情况如何?”
张清元沉吟片刻。
屍念 幽幽老妖
扫了对面一眼。
对面三人皆是有些警惕,一副随时准备出手的模样。
显然两方都是对对方极为警惕。
没有丝毫的信任可言。
“此事我也不知,在这秘境期间我并未曾见过什么人,只是探寻一番稍微得到了一点不足挂齿的收获。”
“你们说的那一位,我也不清楚其情况如何,不过想来,这里面的变故,与其他两人缺不了关系吧,只不过其中缘故到底是何,那就不为我所知了。”
某些推脱的话语,在张清元面前章口就来。
将里面变故的缘由,都统统推到了两个死人身上。
反正见过知道里面缘由的人都已经死了,秘境空间也随之坍塌,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还不是任由他来编?
盛夏的樱花树 沈星妤
真相到底是什么,
最后活着的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原来如此,谢过小友解惑。”
那老妪和其他两人都是对视一眼,眼神之中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张清元也没有在意。
直到过了好片刻,老妪方才向张清元拱手谢道。
张清元点点头,
没有再继续停留,告辞一声,转身御剑离开,消失在天际。
榮譽
原地里,
一片狼藉的山脉之中。
望着远去的张清元,以及那已经是彻底崩溃了的秘境入口,三人都是有些面面相觑。
“就这样子算了吗?那小子绝对知道一些东西!说不定他成为渔翁得利的最后赢家,里面的一切收获都到了他的身上。”
光头纹身大汉目光如鹰隼般锐利,沉声说道。
老妪和老翁有些沉默。
都是老江湖,
怎么可能会被张清元一个毛头小子几句话轻易诓骗?
虽然他们没有动手,
——————
不过这不代表他们对这里面发生的东西没有猜测。
“不那样又如何,你敢动手吗?”
老翁抽了一口烟杆,吐出烟雾沙哑的声音平淡地道。
“带着令牌进入那里面的三个,最终或者走出来的虽然是最弱的,但留在里面的可是两个真元八重的强者,没有两把刷子怎么可能赢到最后。”
老翁面色淡然,
看得开,
很是理智。
“更不用说,那一位可是云水宗的天之骄子,亲传之一,你敢动手就不怕惹来云水宗的追杀?”
“终究是有些不甘,那黑袍老鬼的尾款都还没付清呢,早知道让他先付尾款才是!”
想到一开始自信满满,
最后却是没能走出秘境的黑袍老鬼,光头纹身大汉忍不住暗淬了一声。
什么玩意,
现代奇人
开始牛气哄哄,一副天上地下老子最大的样子,
结果一进去人没了。
答应的钱款都没了。
“那也就那样了,还好有那柳道岩的几个弟子可以补补血,此行倒也算不上是血本无亏。”
交谈一会儿,三人也没有多留,离开了擎周山脉。
只不过离开之前,
他们也记录下了这地方的位置。
秘境虽然崩溃,但里面的东西不会完全毁灭,或许不知多少年之后,机缘一至,他们或者是后人也有可能在此寻得宝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