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wrg5精彩小說 詭異入侵笔趣-第0253章 老董涼了熱推-vsox8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诡异入侵
在占先生的计划中,就没有让老董一家活着离开的选项。为此,他在老董的车上做了手脚,安置了炸弹。
而且,占先生也非常谨慎,也考虑到了老董可能有多部车子的可能,就算老董没开自己的车子,只要他离开银渊公寓,在外面同样会遇到阻击。
总而言之,老董一家,绝不能有活口。
这不仅仅是为了出气,更重要的是保密原则。老董知道的东西太多,这家伙一旦离开,第一时间肯定是去报警。
老董知道的那些东西,但凡泄露出去,对他们组织而言,就极有可能造成巨大的伤害。
这种风险,占先生完全承担不起。
所以,听说老董在昨晚觉醒,瞬间具备反杀柳大师一伙人的能力,占先生怎能不惊惶?
如果是因为柳大师疏忽被老董反杀,那还就罢了。至少证明老董的危害性没有那么大。
但如果是因为老董觉醒,一下子获得了压倒性力量,连子弹都打不死他,这可就相当棘手了。
最可恶的是,老董之前还扮猪吃老虎,所作所为看着像是一只被逼急了的兔子,看上去没什么危害性。
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老董故意演的?
占先生安排在外面阻击的人手,如果真是对上强势觉醒的对手,未必就一定稳操胜券啊。
这才是占先生火急火燎,安排小赵他们前去支援的原因。
小赵四人离开后,占先生还有些没底。摸出手机翻来覆去地拨弄着,还是没有信号。
“特么的,有关部门都吃屎么?这么久还不恢复通讯?”
如果能打电话,还能呼叫一下支援。现在这情况,只能倚靠现有人手了。
占先生瞥了一眼跟前的江跃。
“老柳,说到底,这烂摊子还是你搞出来的。如果让老董一家溜出去,你知道后果的吧?”
江跃愁眉苦脸道:“我也不想啊,谁知道这家伙这么会装。我压根没料到他会忽然觉醒,莫名其妙就被他给反制了。而且,子弹都打不死他,占先生,这事要不是我说出来,你能信?”
“你特么少找借口,不怕子弹的人,咱们组织也不是没遇到过。可你的手上的牌,不止就那几把枪吧?你那些鬼奴呢?这整栋楼的鬼物,尸傀,不是都归你控制么?”
“子母鬼幡还没炼制成型嘛!我要同时操纵那么多鬼物也不现实。再说了,那混蛋狡猾,一直装作老实巴交的样子,忽然发难,我根本猝不及防。占先生,咱们得立刻把这个事报告给上面,请求支援啊。”
占先生没好气:“你以为我不知道请求支援?特么的没信号,电话都打不出去。”
“老柳,你好歹也是个异能人士,就没点手段制他?”
“子母鬼幡被他卷走,我养的那几只小鬼奴,对付普通人凑合,对付觉醒人士,未必够用啊。”
“废物!”占先生气不打一处来。
“占先生,你就带了这几个人手来吗?”
“你以为组织现在人手很充裕吗?特么谁知道你这里会掉这么大链子?”
占先生本来就只带了四个贴身跟班,外面阻击的人手,还是小赵回去带老董孩子的时候,临时安排的一伙人。
仓促之下,人手紧缺,能安排到这份上,已经是很不容易。
“所以,现在就咱两个人?”
占先生翻一个白眼:“怎么?你害怕?”
江跃忽然诡异一笑:“我倒不怕,我是担心占先生怕。”
“我怕什么?”占先生一怔。
随即有点古怪地看着江跃:“老柳,你这话什么意思?”
“占先生,我这次把事情办砸了,上头估计不会放过我吧?”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占先生冷冷问。
“我在想,如果上头真要对付我,我这就逃之夭夭了。你们都忙着对付老董,现在应该没人手来对付我吧?”
占先生怎么都没想到,柳大师会说出这种话来。
“老柳,你脑子抽了吧?你觉得,你这辈子还能跳得出组织的手掌心?你以为跑出星城,你就高枕无忧了吗?难道你一辈子都跟蝙蝠一样躲起来过日子?以你的性格,你耐得住寂寞?”
“占先生,你就说,上头会怎么处置我吧?”
“这事我说不好,不过只要这件事弥补得好,有惊无险,我替你求求情,应该没多大问题。老柳,我跟你说,你可别胡思乱想。”
占先生显然是怕老柳这时候反水,再玩一出反水的把戏,占先生也要跟着吃不了兜着走。
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 八刃贤狼
江跃咧嘴一笑:“可我已经胡思乱想了。”
说着,江跃忽然身形一动,手刀切在占先生脖子上。
占先生甚至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身体一软,垮塌在地。
江跃就跟拎一只小鸡似的,将占先生拎起来,提到楼上去。不多会儿,占先生就被绑成了一只粽子。
江跃透着窗,看到银渊公寓外围,有两辆车靠近。江跃知道,这是占先生安排的两批人回来了。
看上去,他们应该是完成任务了?
甜心 大叔
所谓老董觉醒,是江跃故意编造出来,乱占先生心神的。如果江跃不这么说,占先生还真未必会把几个手下全派出去。
以老董那点实力,跟这些专业武装人士对抗,肯定没胜算。
江跃叹一口气,知道老董这时候多半已经凉了。
他倒不会替老董感到悲伤,只是觉得有些唏嘘。尤其是老董把俩孩子托孤给他,江跃多少是有点压力的。
不过,后路他已经想好了,回头直接送到行动局去。
行动局那边不是缺苗子吗?这俩孩子就交给他们了。江跃可不想给俩半大孩子当保姆。
看到楼下两个车驶入停车,车上的人下来,印证了江跃的猜测。
这些人都全须全尾回来,独独没有老董。
这么看来,这些人并没有留活口,老董应该已经被干,而且甚至尸体都已经处理好了。
江跃灵机一动,复制技能再次启动。
下一刻,江跃又成了占先生。
将占先生的手机拿在手上,用占先生的指纹开了锁,江跃大摇大摆朝楼下走去。
就楼下这些家伙,江跃倒不怕他们。
但是这个节骨眼上,灭掉这几个家伙,意义也不大。而且大白天如果发生激烈的枪战,难免节外生枝。
冒用占先生的身份,却可以省事多了。
小赵等人见占先生走下楼来,都快步迎了上去。
江跃一瞥,一共八个人,另外四人居然都背着自动武器,看上去一个个受过严格的军事训练,剽悍之极。
不过那四个家伙看上去,似乎有点尴尬,甚至有些畏惧。也不知道是因为占先生地位太高,威压太强,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占先生。”小赵他们迎上来的时候,面色有点迟疑犹豫,看上去好像有点不对劲?
“怎么?”江跃对占先生不熟,不知道占先生平时的举止言行都有哪些特点,所以尽量少说话。
“占先生,失手了……”小赵低着头,眼神躲闪,竟不敢抬头。
看上去,这些人的确是很怕那个占先生。
江跃顿时一板脸:“怎么会失手?”
“他那个车,是柳大师的小金人,竟然是防弹的!而且他冲得很快,一口气冲破护栏,冲入河里了。”
“这段时间雨水正多,水位很高,车子冲到河里,我们上去看,车子已经下沉。而且冲到河心,水流湍急,我们没有工具,根本没法靠近。只能等水位浅了,看它漂到哪了。”
“占先生请放心,我们在原地等了好一会儿,确保车子是下沉了。没有人从车里逃出来。”
“掉入河里下沉,车门都打不开,肯定逃不出来的。”
“是啊,就算能开车门,那么急的水流也游不到岸上。再说我们守了那么久,要上来我们早发现了。那么久,除非他是属乌龟的,不然早就憋死了。”
黑道皇女未成年
小赵和小宋这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都是为了证明,老董一家落水,必死无疑。
虽然没被他们干掉,也没抓到活口,但老董一家,肯定是死了。
只要是死了,那就算没把事办砸。
终究,死人是不可能吐露秘密的。
江跃暗暗摇头,心头颇有些唏嘘。谁能想到,老董会这么选择?
不过这样的结果,倒也是好事。
老董死了,他和文玉倩的恩怨也算了结。
而掉入河中,至少占先生这几个手下,是坚定认为他一家三口必死无疑。这反而是好事。
只要这些人认为他死了,老董俩孩子的安全才更有保障。
想到这里,江跃轻抚了一下额头。
这是先前江跃观察到占先生的日常习惯动作。
“小赵,你们几个先回去吧。我这边得跟老柳再核实一下情况。车子掉入河里,子母鬼幡该怎么找回来,还得落到柳大师头上解决。”
“占先生,要不我们还是在楼下等您?”
“不用,你们先回去。人多惹眼。”
小赵等人大概也是有点惧怕占先生,见他语气生硬,态度有些冷漠,不敢坚持。
毕竟,他们刚刚的差事并没有办好,老董一家落到河里,虽然那家人是必死无疑,可老董带走了子母鬼幡,那玩意掉入水中,一时却找不回来。
看占先生的表情,大概是为这个事恼火。
他们几个如果坚持要留下,只怕真是惹人嫌。
“占先生,那我们先回去。回头再来接您?”
“不必,我自己会回去。”
把这些家伙打发走了,江跃心头松一口气。
不管怎么说,眼下局面算是稳定住了。这些人离开,老董的俩孩子再转移出去,也就不存在什么风险了。
不过,江跃倒是不着急。
占先生现在落在他手中,江跃还得从他身上打开缺口。这个势力背后的组织如此严密,江跃总觉得,这些人是要在星城搞大事。
来到楼上,江跃又回到了柳大师的身份。
那占先生被江跃打晕,还没醒来。
江跃先将对方下巴一扳,咔嚓一声,直接脱臼。
江跃拿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对着他的牙齿舌头照着,从房间厨房找到两只筷子,对着口腔一阵扒拉。
很快,江跃在口腔一角找到了点小玩意。
“果然,哪怕位置高如这占先生,嘴里藏毒,随时准备自杀的啊。”
江跃真有些不寒而栗,这背后的势力得多可怕?连占先生这个位置,都难逃这个怪圈,由此可见,这背后势力的威势之强,控制能力之可怕。
确定口腔里再无其他毒物之后,江跃将这占先生的上衣扣子解开。果然,在对方上身,江跃看到了曾经看过的那个纹身。
那个四叶草的图案,看上去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但背后的意味,却非同一般。
和当初在那烂尾楼看到的那纹身,如出一辙。
江跃将对方上衣整理好,坐在一旁,翻起了对方的手机。
只可惜,这手机同样没什么东西。
甚至连通讯录都没有,就好像一个新手机似的,app也没几个。
通话记录都是随时删除的,社交app更是一个都没有。
这老狐狸到底是有多谨慎?
江跃摸了摸对方的衣服口袋,也找不到什么。便连身份证都没有随身携带。如果不是一身名牌服饰,这完全就是一个身无长物的流浪汉。
“呃……”
占先生发出一阵轻微的低吟,幽幽睁开眼睛。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五花大绑的处境,而且下巴还是脱臼的,想张口讲话都费事。
江跃见他醒来,随手一托,将对方下巴复位。
占先生活动了几下嘴巴,这才开口:“老柳,你这到底在搞什么?你就算要逃跑,也不至于这样对我吧?”
江跃笑了笑,手里玩着一把从厨房拿出来的水果刀,看上去很是锋锐。
“占先生,咱们聊几句掏心窝的吧?”
“行,你想聊什么?”占先生不愧是占先生,能屈能伸,哪怕处境再糟糕,居然一点都不慌张,也不抱怨。
“先聊聊占先生,你加入这个组织这些年,到底混了个什么位置?为什么到你这个级别,嘴里还得藏着这玩意?难道你的生死自己还不能做主?”江跃抛了抛从占先生嘴里撬出来的东西。
占先生见到此物,面色大变。
“老柳,你……”
“我是怕你想不开,帮你拿出来而已。”江跃淡淡道。
占先生一时间有点狐疑不定,老柳的举动实在太反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