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q9f8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洞螟 起點-第七百二十九節 介入與處事讀書-p5had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听了丰将羽的一番话,师弋知道道旗派方面与自己合作只是不得以的备选方案。
如果能够直接调停此次国战,那对于范国而言才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天渊秘境的难度摆在那里。
指望秘境将雁柳两国重创,搞不好最后会是一个适得其反的结果。
不过,师弋虽然不知道丰将羽所找的,究竟是哪些大势力进行调停。
但是,总体而言师弋对此事并不看好。
师弋隐隐觉得,以雁柳两国强硬的态度,很难受外部影响而选择罢兵。
当然,这样的丧气话师弋并没有直接说出来。
凡事皆有可能,万一真就成了呢。
如果事成师弋说不定还真的能跟着沾光,不求完全化解自己与雁国之间恩怨。
只要能在此次天渊秘境,做到井水不犯河水,对于师弋而言就是一个很好的结果。
对于自身有利的事情,师弋自然不会拒绝。
眼见师弋答应了下来,丰将羽显得很高兴。
其人让师弋稍作准备,待道旗派的营帐安置妥当之后,他们就前往会晤的地点。
利用这个空档,师弋将半个月前在路上被器道高阶袭击的事情,对林傲说了一下。
不过,师弋并没有说心协镜之事。
而是直接将原因归结,为体内的炼狱峰。
师弋直言因为体内炼狱峰被修复的关系,导致气息外泄。
而吸引了器道高阶一行人的注意,并希望林傲帮忙压制体内法器的气息。
对于师弋能够找到龙泥,林傲酸了吧唧的直言师弋运气好。
不过,在听到师弋以一对多,全歼二十多名器道高阶的时候。
林傲不禁感慨,师弋变得更强了。
同时也在心中庆幸,她主动放弃炼狱峰,果然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对于师弋的请求,林傲没有拒绝。
不过片刻功夫,其人就捣鼓出了一套效果更强的遮蔽手段。
在掩藏气息方面,林傲有着非常高超的造诣。
关于这一点,看看无名口诀就可见一斑了。
师弋在使用了林傲的手段之后,马上就感觉到。
体内无论是炼狱峰还是心协镜的气息,都被压制的几近于无了。
看到林傲的手段效果显著,师弋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如此一来,师弋便可以放心大胆的与丰将羽一同赴约了。
…………
师弋可能不会想到,这一番遮蔽气息的举动。
在赴会方面还没有显示出效果,却给另外一行人带来了麻烦。
在芳国南面临海的边境线上,一行人也正在朝着天渊秘境的方向赶。
没错,这一行人正是向云间等一众才国势力。
当然,这其中还有隗鸿这个尘堂高层。
他们一行人到达芳国的时间点,其实并不算太晚。
毕竟,身在舜国的林傲虽然更远。
但是,因为可以从婵国中转的关系,实际路程大体都差不多。
而才国这个不远不近,走哪条路都差不多的国家,反而是最吃亏的。
再者,心协镜的失窃又耽误几家势力不少时间,稍慢一些实在情有可原。
而利用这耽搁的一段时间,隗鸿的讨亡术终于发挥了作用。
只见,在隗鸿的身边,一个陶俑正立在一旁。
这陶俑的五官惟妙惟肖,仿若真人一般。
而它的样貌,赫然就是被师弋所杀死的谭天。
很显然,隗鸿利用讨亡术将死去的谭天,重新带回了现世。
以讨亡术为引,这谭天的陶俑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当初杀掉他的凶手。
而向云间等人一路上,正是跟随着陶俑的指引,而来到这里的。
不过,就在刚才不久,这谭天的陶俑居然失去了指引效果。
向云间命在旦夕,是以性情也最是急躁。
其人看到陶俑驻足不前,于是略带怒气的对隗鸿说道:
“你要的东西,我们可是都已经许诺给你了。
而今,带走心协镜的人还没有找到,你这直接就掉链子了。
我本是充满了诚意的,可这样还让我们如何信任你。”
听了向云间埋怨的话语,隗鸿的心里也有些不悦。
尘堂虽然是一个中立组织,但是整个修真界近九成的鬼道修士。
都是在尘堂的介入之下,加入鬼道流派的,这样的势力又岂是泛泛之辈。
可以说,尘堂的实力丝毫不会比顶尖势力差,甚至犹有过之。
隗鸿身为尘堂高层,也少有人会如向云间这样,对他说话这么不客气。
不过,想一想如果事成。
此事对于鬼伞的保护作用,隗鸿也就忍了下来。
其人开口解释道:
“讨亡术一经施展成功,一般是不会出现这等状况的。
如今出现异常,只有一个可能。
那就是目标施展了一种,效果很强的气息遮蔽手段。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也只有这样,才会出现现在这种状况。”
向云间闻言,顾不得责难隗鸿,连忙开口问道:
“难道对方已经感应到了我们在追踪他,其人不会就这样带着心协镜逃了吧。”
隗鸿见此,摇了摇头十分肯定的回道:
“讨亡术借死者追踪生人,神魂与现世产生交集都难。
这也保证了,一般情况下是不可能被感应到的。”
眼见追踪陷入了停滞,陈抱一适时的开口缓解众人的情绪:
“其实,事到如今。
有没有陶俑指路,都已经无所谓了。
大家不要忘记这里是哪,这里可是芳国。
我们身在芳国南陆,而芳国以北的地方,只有一望无际的大海。
所以,那带有心协镜之人的行踪已经很明显了。
其人此行,应该与我们的目的一致,都是为了参加天渊秘境而来的。
既然如此,在天渊秘境开启的这段时间,他又能跑到哪里去。
而天渊秘境之内的危险性,各位想必心知肚明。
想要在不动武的情况下通过天渊秘境,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而一旦动手,再怎么强大的气息遮蔽手段都会失效。
介时,隗道友应该能够将那人给揪出来吧。”
隗鸿闻言,胸有成竹的笑道:
“那是自然的,尽管包在我身上。”
陈抱一见状,满意的点了点头,并说道: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争执的。
诸位,让我们先去天渊秘境入口处,安心等待秘境的开启吧。”
…………
将视线转回到师弋这边,道旗派一行人安置妥当之后。
丰将羽便带着师弋去往了约定地点,道旗派一方自然不止丰将羽一人参加。
同行的道旗派高阶之中,师弋看到了好几个熟面孔。
不过,要说最熟悉的,那还是非韩元在莫属。
韩元在很明显对于此次调停,报有了很高的期望。
其人见到师弋之后,就不断地聊着这方面的话题。
师弋虽然对此行心存疑虑,但是也不好直接出言打击对方。
于是,一路上师弋也只是不置可否地,听着韩元在诉说此事。
调停会议的举办地点并不远,就近选在了雁柳两国势力驻扎地的附近。
师弋老远就看见了雁国势力标志性的大帐,想必那里就是与会地点了。
果然,丰将羽带头朝着大帐方向飞去。
很快,一行人就来到了这处大帐之外。
师弋的感官异于常人,哪怕尚未进入其中。
便已经感觉到,这大帐之内已经来了不少人了。
一行人随丰将羽进入了大帐之内,里面果然坐满了人。
不过,师弋大致扫了一眼,发现在座的人,都是雁柳两国势力。
洪阳玉都、袁崇海这些代表本国的一方支柱,自然已经位列其中了。
还有一些师弋不认识的高阶,想来也是这两国势力的代表。
永生之 神降之
没有去管这些,师弋和一众道旗派高阶。
跟在丰将羽的身后,直接坐在了与雁柳两国势力相对的另一侧。
就在师弋准备落座的档口,早就注意到师弋这眼中钉的袁崇海直接发难。
其人冷着一张脸,对师弋说道:
“此次会议是为了商量,三家国战走向。
你非范国之人,有什么资格与我等坐在一起商讨此事。
滚出去,这里没有你落座的地方。”
袁崇海此举,要置师弋难堪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不过,师弋平日里虽然不喜欢呈口舌之快。
但是,真要到了必要的时候,师弋也丝毫不会输阵。
只见,师弋不以为意的坐在了位置上,并对袁崇海笑道:
“我有没有资格坐在这里,你说了不算。
或许,你可以下去问问方剑戟,看看我到底有没有资格。”
师弋此言一出,雁国一方的高阶全都变了脸色。
尤其是金阙宫一方的高阶,当场叫嚣着,要让师弋付出代价。
就连袁崇海本人的脸色,也变得很难看。
其人看向师弋的眼神,不断地闪烁着危险的寒光。
不过,师弋并不担心其人会直接动手。
在袁崇海不发话的情况下,对面那些高阶也只是叫嚣而已。
如今这样的一个场合,也注定不可能打起来。
果然,就在这时坐在袁崇海身侧的一名圆觉境修士,抬手制止了雁国高阶的叫嚷。
只见其人身着降府服饰,须发皆白一派老寿星的模样。
很显然,这人乃是降府方面的圆觉境修士。
并且,这人是本体的可能性很大。
之前,师弋曾经听丰将羽提起过。
天渊秘境因为诸多禁制的关系,内外隔绝尤其严重。
一般分魂之类的手段,进入其中直接就会被斩断联系。
所以,眼前这魂道圆觉境是本体的可能性很高。
虽然师弋与对方从未谋面,但是当初用分魂袭击自己的。
必然有对方一份,这一点师弋是不会忘记的。
师弋正想到此处,大帐之外又有几人走了进来。
很明显,这些人乃是丰将羽找来调停此事的人手。
当先进来之人师弋就认得,没错其人正是庆国的五雷宗宗主。
对于五雷宗的介入,师弋早就预料到了。
毕竟,庆国与雁国接壤。
而雁国又是开战的三国之一,丰将羽邀请五雷宗宗主作为调停人,实乃情理之中的事情。
更别说,五雷宗还曾经遏止过,奏国对巧国的入侵了。
除了五雷宗宗主之外,紧跟着进来的还有两人。
这两人一男一女,修真界当中女性修士稀少,圆觉境阶位的女修那更是凤毛麟角了。
这样的存在,自然是更加引人瞩目一些。
不过,当师弋看到其人身上凤纹图案的服饰之后,又觉得理所当然。
类似这样的图案,师弋也只在婵国凤诏宫修士身上看到过。
很显然,这圆觉境女修应该是凤诏宫一方的代表。
至于另一人一身宽大黑袍加身,披头散发扮相颇为不羁的中年圆觉境修士。
对于这人的服饰,师弋也很熟悉。
没错,这正是奏国提挈教一方,所特有的穿着。
看着走进来的三人,师弋不禁有些咋舌。
丰将羽为了迫雁柳两国,放弃对范国进攻,也是做足了功夫。
这一下子请来了三国势力,并且还都是一国之内顶梁柱级别的。
这样的人情,怎么都不算小了。
不过,这也让师弋从侧面。
看清了道旗派作为一家古老势力,所拥有的人脉关系。
能一次请来上述三家势力站台,这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三人进来之后,与在场的圆觉境修士互相寒暄了一番。
毕竟,整个修真界的圆觉境修士,一共也就这么多。
这些人之间,应该都算是老相识了。
让师弋没想到的是,五雷宗宗主在看到坐在一旁的师弋之时,竟然笑着对师弋点了点头。
师弋原以为,对方已经将自己这个,百年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小人物给忘记了。
没想到,其人竟然还记得自己。
当然,更大的可能性是。
师弋近些年做的出格事情太多了,让五雷宗宗主耳闻之后,又记起了师弋这个人。
师弋对于五雷宗宗主,一直都是心存感激的。
如果不是对方给了师弋一块传承令牌,以师弋当时的见识。
根本就不可能知道传承试练的存在,更不可能得到广寒至圣心诀,这门顶级功法了。
TFBOYS之雨落纷飞 闪烁的晶莹
虽然事后回想起来,五雷宗宗主此举,应该不是冲着帮助自己而去的。
但是,师弋因此而受益却是事实。
师弋向来遵循的做人原则就是,论迹不论心。
毕竟,世间本无完人,何必去计较对方的想法。
能看清一个人的实际行动,对师弋而言就已经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