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qp0e引人入胜的小說 雲起瓦羅蘭 線上看-第948章 從未分別分享-u1fk6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祂又为什么要故意出现在自己面前,让他看到红袍上的洞呢?
还有祂的眼神,看自己时为什么那么亲切?
祂不是被基兰大师困住了吗?
带着如此种种,诸多疑问的道森回到银熠小世界。
由于前几天从虚空世界带回不少生命,以往只有环境枝繁叶茂,鲜花盛开的安静森林,在此时变得虫鸣起伏不断,动物频繁出没热闹了许多。
在森林的对面是一排排造型一致,精美异常的尖顶房屋,这出自于艾卡西亚人的手笔,住户是那些从虚空世界来的智慧生命。
这些生命将在这里得到暂时修养,没有受到虚空侵染的会消除和虚空与这里的相关记忆,被送回家乡。
而那些被虚空侵染的,就必须留下生活在银熠小世界内,以免对外面的世界造成更大的污染与危害。
这些事,都是基兰提前所做的安排。
徜徉于时间长河中,事事提前做安排的基兰可以做到这一点。那同样掌控时间魔法的艾理斯也能做到,而且马尔扎哈还是天生的先知,是受到命运垂青的,可以更好的看到未来,艾理斯选择他做分身理所应当。
可是,基兰会没在时间长河中看到这一幕吗?
悄然来到时钟塔附近的道森停在黑白世界的边缘,作为小世界的掌控者,他能感受到这片区域“独立”了出来,不在受他的控制。
这里毫无疑问,就是迦娜所提到的根源,是他心中一切疑问、恐惧、不安的来源。
道森来到这里是想得到些什么线索,亦或是提示,一等半天却什么结果都没有,反倒是卡莎转醒的消息传来。
“基兰大师,我可猜不透你给我的哑谜啊…”
进不去黑白世界,也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情况的道森知道再等下也不会有结果,便传送来到秘传大殿的休息室走廊前,轻轻敲响房门。
“请…进…”
有些虚弱的声音随后响起,楞了一下的道森散开感知,这才发现正在贾克斯下方被人群包围着,在少了基兰管理后,艾卡西亚人的需求、想法,自然要由他来负责。
“看来不能一味的埋头苦修了,要替老师也分担些…”
推门而入的道森将心中念头迅速压下,抬头就看到卡莎坐在床边,身穿一件碎花长裙,双手位于脑后将散乱的长发拢在一起成马尾状垂至腰间,安静的宛若一位待字闺中的妙龄少女。
重生之灵与肉
她略显苍白的脸颊,在看到道森时多出一抹红润,紫色眸子中流露出诸多希冀。
尽管卡莎什么都没说,可她表露出来的意思再清楚不过。
她希望得到和父亲有关的消息,最好有几句遗言,又或者是他还活着这种近乎于奇迹,只存在于幻想中的消息。
至于卡萨丁复仇失败的结果,卡莎很明显没有去考虑,她对自己父亲有着绝对的信心,就像儿时她所憧憬的那样。
卡萨丁虽然没能杀了马尔扎哈,但马尔扎哈也不在了,因为他成为了艾理斯的分身,这样也算复仇成功了吧……如此作想的道森很快拿定注意,便开口道:“马尔扎哈已死,你父亲并没留下什么遗言,但留了一箱东西让我代为转交…要现在看吗?”
“要!”
“好…”
“我去那些吃的。”
从空间胸针内取出箱子后自觉离开的道森走得很快,卡莎没有看他,全部注意力都在卡萨丁留下来的箱子上,锁扣上没有锁,随时都能打开,她却犹豫了。
她怕自己看到里面的东西触景生情哭得稀里哗啦,又忍不住想要去看,想要知道父亲留给自己的东西是什么。
啪嗒…!
犹豫忐忑期待着的卡莎打开箱子,看到了一些闪闪发光,大小不一的水晶挂在箱子四周,她知道这是来自双城的海克斯水晶。
在水晶的光芒照耀下,箱子盖内部有一张彩色的画,涂鸦般的画着一个男人、一个女人,还有一个位于两人中间,绑着两个小辫子的小女孩。
在他们的周围,是头小身子大的牛,头大身子小的羊,还有太阳、月亮,小河,草地。
这是我几岁画的来着?
末世以下
眼睛有些模糊的卡莎努力的去想,却想不起来这是几岁时的事情了,以至于她有些惭愧的从画上移开目光投向箱子左侧。
那里被专门用小板子隔开,一层又一层,放着一条条手链。
它们有的用小草做成,有的用彩线编织,有的用可以用来交易的银线,虽然种类不同,但都有一个特点。
那就是做工粗劣,圆圈周围凹凸不平,不太适合用来佩戴。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对不起,母亲,我骗您说长大了要做织女的…”
拿起一个个手链又放下的卡莎哽咽着,这是她唯一会做编织技巧,而且还是在母亲的强硬要求下学会的,毕竟恕瑞玛的钱除了那些明晃晃的金币,一般都是分割成线,缠绕袖口、手腕的方式来做的。
要是连这点技巧都掌握不了,会被他人无情嘲笑的。
相比较成为织女,她更想成为如父亲那样的考古学者,可以踏遍万水千山,走遍海角天涯见证不同的风景,看不同的人,听不同的故事。
放下手链的卡莎眼前已是一片模糊,第二肌肤一反常态的沉睡着不知是何原因,以至于她只能自己去擦泪水,一边擦一边拿起手链旁的那本手札。
“《沙漠记事》…”
本以为这是日记的卡莎一页页翻过,便再也忍不住的放声大哭,里面并不是什么日记,而是十岁那年自己索要的生日礼物,是父亲为她收集来的一个又一个或怪诞、或有趣,或令人害怕的故事,由他一笔一笔写下,却再也没有亲手交到她手中的机会。
“哎…”
叹息一声的道森抬起脚又放下,有心去安慰嚎啕大哭的少女,又觉得先前的隐瞒愧对与她,最后只能干脆闭上眼睛,直到许久以后房门主动打开。
完全看不出大哭过一场的卡莎,紫色眼眸中悲伤有着些许残留,但哀而不伤,她先是隆重的对他行了一礼,才轻轻说道:“谢谢你,要不是你我都不知这十年来父亲的寄托是我,而我的寄托是他…我想我们,或许从未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