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zvmu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ptt-Turn219.意義、渺小與針對性相伴-3s91o

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小說推薦路過遊戲王世界的打牌神
“手卡中的陷阱卡【海晶少女波动】发动!场上存在海晶少女连接怪兽,以对方场上一张表侧表示的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的效果无效化,当场上存在连接2以上的海晶少女怪兽时,再让自己场上表侧表示怪兽全部不受对方卡效果影响。”
獨家私寵:男神手到擒來
“并且当自己场上存在link3以上的【海晶少女】怪兽时,这张卡也能从手卡发动!”
“我的场上存在link3的【海晶少女石狗公】,因此以【高驱动剑士】为对象发动【海晶少女波动】,让其效果直到回合结束时无效化!”
一道冰层冻结了【高驱动剑士】,而高驱动剑士身上扩散的力场也被冰层所覆盖。
“这下子,场上水属性怪兽的效果就能发动了!”
“切……”哈尔见到这一幕,咬牙切齿,没想到费劲巴力召唤出来的高驱动剑士转眼之间就被封锁了效果。
但是没关系!
“就算是被无效了效果!一旦裁决之矢效果发动的话,高驱动剑士的攻击力就会翻倍,不是你的【海晶少女石狗公】能够打败的!”
“那可说不准。”
“什么!?”
“我发动手卡中【海晶少女海星】的效果!将手卡中的这张卡丢入墓地,以场上【海晶少女石狗公】为对象!让其攻击力上升800点!”
【海晶少女石狗公atk:2500→3300】
“接着发动【海晶少女石狗公】的效果!一回合一次,以墓地中【海晶少女石狗公】以外的【海晶少女】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加入手卡!”
哈尔的眼睛猛地瞪大,“糟糕!”
对手会发动这个效果,将卡片加入手卡的卡,除了刚刚送去墓地的【海晶少女海星】那一张之外,还有什么?
“我将墓地中的海晶少女海星加入手卡!然后再一次发动海星的效果!”蓝色少女将手卡丢入了墓地,“根据这张卡的效果,让【海晶少女石狗公】的攻击力再度上升!”
来势汹汹:夺情总裁 微风中摇曳
【海晶少女石狗公atk:3300→4100】
“攻击力4100点!?”
“战斗!”蓝色少女下达了攻击宣言,“用【海晶少女石狗公】对【高驱动剑士】攻击!”
全身长满了棘刺的少女双手对准了哈尔场上手持双剑的骑士。
一道水柱如同水龙一般,直奔着双剑骑士。
“【裁决之矢】的效果!这张卡连接端的怪兽战斗伤害步骤,攻击力变为两倍!因此【高驱动剑士】的攻击力翻倍!”
【高驱动剑士atk:1800→3600】
虽然高驱动剑士在连接魔法的帮助下,攻击力有所上升,然而依然没办法阻挡水柱的穿透力度,在一瞬间被水柱所穿透,化作了碎片。
【哈尔LP:2200→1700】
虽然双剑士被破坏了,并且生命值受到了损伤,但是哈尔却并没有将这点小挫折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只要生命值没有变为零,那么这场决斗还能继续下去。
“可恶……但是你的场上没有其他怪兽了,只要等到下个回合……”
“没有下个回合了!”
蓝色少女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哈尔的话,让哈尔在内心深处情不自禁的涌起一阵惊恐。
“手卡中陷阱卡【海晶少女潮流】的效果发动!自己的【海晶少女】连接怪兽战斗破坏对方怪兽时,给予对手那只自己的连接怪兽连接标记数量×400的伤害!”
“自己场上有连接2以上的【海晶少女】怪兽存在时,再给予对手被破坏的怪兽连接标记数量×500点伤害!”
“当场上存在link3以上的连接标记数量时,这张卡从手卡也能发动!【海晶少女石狗公】的链接数量为3,【高驱动剑士】的连接数量为2!因此给予你2200点伤害!”
“什么!?”
巨大的涡流自陷阱卡中爆发而出,精准的轰击在了哈尔身上,将哈尔从滑板上掀飞。
在那一刻,一道道记忆顺着数据库涌入了处理器中,自己短暂的“人生”,像是回放一样从脑海中划过。
——鲍曼大人。
——哈尔,你这是做什么……你怎么哭了?
哭了?不甘心吗?还是想成为鲍曼的弟弟?或者说,还在挂念着鲍曼这个自己设定上的亲人?
——哈尔,总有一天,AI能够迎来真正的曙光,迎来属于我们的盛世,到时候,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这就是挂念吗?这就是亲情?AI中为数不多属于人类的感情?
不甘心!再好好想想!好好想想还有什么值得怀念的东西……没有!为什么会没有!
这就是AI吗?连值得回忆的东西都没有多少!
莱特宁!告诉我!我们被创造出来的人生到底有什么意义……
【哈尔LP:1700→0】
风声停止了,哈尔的程序也随后停止了运转,他的身影在逐渐消失,在意识彻底消失之前,他似乎找到了答案。
“原来AI的存在和诞生,本来就是没有意义吗……”
大殿中,原本还在吸收人类精神数据的鲍曼猛地站了起来,他的内心深处似乎空缺了一角,让他的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
“哈尔……败了吗?”鲍曼攥紧了拳头,用力的闭紧了双眼想要阻断眼泪的流淌,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抑制不住内心的悲伤,“我不会忘记你的!我不会忘记你的!哈尔!我的弟弟!”
看着哈尔的消失,蓝色少女也感觉到一阵阵不舒服,情不自禁的皱紧眉头看着哈尔消失的地方。
“我亲手消灭了一个有人类感情的AI吗?”
时空大道 吃青草的猫
“伤感了吗?”
“没有……”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一只有着温润凉意的小手盖在了蓝色少女的手背上,阿库娅说道,“这本来就是我们的目的,为了阻止莱特宁的野心,就必须有人被消灭。”
“我没事的!”蓝色少女面带坚定的回答道,“也许会为他们伤心一下,但是为了阻止更多的人更多的悲剧诞生,我不会手下留情的!”
另一侧的决斗也逐渐进入了对峙的阶段。
周围那屏障正在逐渐缩小,像是被收缩的渔网一般,从足球场大小收拢成了篮球场的大小,再继续下去的话,难保不会将自己压死在这里。
帕斯的目光瞥向了一旁的厄斯。
寵妳上了癮 西座
厄斯手上的数据流在疯狂的和屏障上的数据交换并侵入着,只是进度似乎并不怎么好。
“情况如何?再解不掉的话就算决斗赢了也没有意义了。”帕斯似乎并不紧张,声音带着好想出门郊游似的声音说道。
極度 全
“我还在努力。”厄斯额头冒着汗说道。
“照这种程度看来,SOL公司似乎并没有放弃你的打算,如果再这样下去的话,兴许我们会被挤死在这里。”
帕斯语气轻松,连说“被挤死”这种话似乎都不带紧张的,完全没将自己的生死放在心上。
“请不要和我说话。”厄斯被帕斯吵的心烦,说道。
对于眼前这两个家伙近似轻敌的侮辱行为,GO鬼冢皱着眉头,只是过了一会儿他就感觉到头疼。
他的身体虚弱到就连皱眉头也会消耗为数不多的体力,那么,只能将全部的精力全部都放到决斗上了。
“发动手卡中【恐龙摔跤手·俄式拳角禽龙】的效果!通过将手卡中的另一张恐龙族怪兽丢弃,这张卡可以从手卡特殊召唤!我将手卡中的【恐龙摔跤手·西斯特玛剑龙】丢弃!将者展开噶从手卡特殊召唤!出来吧!【恐龙摔跤手·俄式拳角禽龙】!”
全身布满红色的肌肉,双手的大拇指为锋利的刀刃的禽龙摔跤手从天而降。
从左到右,潘克拉辛角龙、俄式拳角禽龙、巨大萨瓦特棘龙依次排列。
三只庞然大物尽情的展现着狂野和肌肉的热气。
“打开吧!本大爷的回路!箭头确认!召唤条件为【恐龙摔跤手】怪兽两只以上!我将场上的【恐龙摔跤手·潘克拉辛角龙】、【俄式拳角禽龙】、【巨大萨瓦特棘龙】设定连接标记!”
听到GO鬼冢的命令,帕斯头顶冒出一个问号。
巨大萨瓦特棘龙作为一个卖相还不错的王牌怪兽,就这样被GO鬼冢作为连接素材送去墓地,真的没关系吗?
生还游戏 秘辛者
但是命令是准确无误的。
得到命令的三只怪兽纷纷窜上了天空,化作闪烁着光芒的旋风,点亮了召唤大门的左下、下、右下三个连接标记。
“回路联合!Link召唤!出来吧!”
回路的大门上亮起一道光,一头全身布满遒劲的筋肉,身上披着白色骨甲的爆龙摔跤手自回路的大门中落下,出现在鬼冢视角的左侧额外区域上,发出一声带着人类怒吼的咆哮。
“link3!【恐龙摔跤手·摔跤暴龙王】!”
“我就这样结束回合!”GO鬼冢宣言回合结束,然而他的操作并没有立刻结束,“这个瞬间!墓地中的【恐龙摔跤手·西斯特玛剑龙】的效果发动!这张卡被送去墓地的回合结束阶段,对方场上怪兽数量比我方场上怪兽数量多时,以【恐龙摔跤手·西斯特玛剑龙】以外的一只【恐龙摔跤手】怪兽为对象,那只怪兽从墓地中特殊召唤!”
通向墓地的漆黑漩涡在鬼冢的场上展开。
“我选择的是墓地中的【恐龙摔跤手·巨大萨瓦特棘龙】,将它从墓地中特殊召唤,回来吧!”
全身布满白色盔甲的巨型棘龙摔跤手自漆黑的漩涡中缓缓上浮。
“【恐龙摔跤手·摔跤暴龙王】的效果!对方不能选择其他怪兽作为攻击对象!【恐龙摔跤手·巨大萨瓦特棘龙】的效果!对方也不能选择其他怪兽作为攻击对象!”
GO鬼冢脸上带着恶意的笑容,说道,“因此!你哪个都不能攻击!”
魂武戰神
“哦……?”帕斯拖长音,随后看向了身前的【炎斩机终末西格玛】,虽然终末西格玛不会受到斩机以外的效果影响,但是,这种针对玩家的效果终末西格玛却并没有免疫力。
“攻击对象封锁吗?”
想要攻击,那么只能牺牲终末西格玛开一个能从额外特殊召唤的格子,然而,开了格子之后的终末西格玛,却无法使用自身效果给予对手双倍伤害,也失去了那个庞大的抗性效果。
这就是GO鬼冢的谋划吗?
帕斯摸着手卡,在心里说道。
应该说真是天真啊,是在赌我额外卡组中没有相同的斩机怪兽吗?
“这下子我的回合才算是真正的结束了!”GO鬼冢眼中闪烁着橙色的光芒,“好了!轮到你了!”